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上尉女军官

上尉女军官

添加:来源:abiapr.com人气:17423

               上尉女军官
 
  
 字数:4.4 万
 
                (一)
 
  OLAY玉兰油系列的广告相信大家都看过吧,有一个广告,里面有句台词我记 得是:「同样是防晒,为什么我的皮肤不像她那样牛奶般嫩白。」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位混血儿广告女模特啦,那样的幽雅,那样的有气质, 更重要的是那要命的笑容,那完美的皮肤,总是令人会展开无限的遐想,恨不得 马上去脱光她的衣服,然后……
 
  活了二十三年啦,真要说我的情色经历,必须得从去年开始说起,唉,真惭 愧,前面的二十来年,值得我骄傲的事情只是高考顺利考上了陆军学院的本科指 挥,至于情色生活,那完全就像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如果非要在这张白纸上 强行添加点什么东西的话,那就是无数次的在我脑海里想起那位玉兰油广告中的 混血模特,她在我面前脱光衣服淫乱的叫着,然后我用我那最亲密的右手,将我 带上我的高潮。
 
  去年的我,刚刚从陆军学院毕业,正式被授予了中尉军衔。找了好多关系回 到了老家工作,由于是刚刚下来工作,所以被任命为侦察连的排长,呵呵,了解 部队的兄弟们都知道,中尉怎么可能是排长,但是现实确实是这样,刚分下来的 中尉军官,就任命去基层锻炼,中尉副连职排长是很常见的。
 
  刚下来工作,我的积极性自然非常高,由于我们侦察连队驻地比较的偏远, 周围又没有什么诱惑,自然使得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所以平时的我除了工 作以外一如即往的保持着以前在陆院时每天都要进行健身锻炼的习惯,单杠很容 易的就做到了八练习,大回环也不那么困难。
 
  在基层单位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带兵排长,就算你的学历再高,文化面知识 面再广,那些战士也不会服你的,他们只服有真本事的你(比如说很健壮,手榴 弹扔七十米,引体向上五六十个),很幸运,陆军学院毕业的我身体应该没得话 说,加上我的身高有一米八,又有一身很多人都羡慕的健康肌肉,所以我带的战 士没有一个不服我的。
 
  正所谓兵强强一个,将雄雄一窝,一年过去啦,我的侦察勤务排的各项成绩 非常的拔尖,这一切都被领导看在眼里。
 
  今年的三月,师部传来一项命令,我们单位必须派一名优秀的具有本科文化 以上的军官去进修,参加军区组织的侦察兵指挥高级进修班,很受领导器重的我 自然被领导们毫不犹豫的点中,参加此次培训班,于四月初就去XX城报到。 
  当时的我接到这个任务,几乎兴奋得三天三夜没合着眼,一方面的原因是我 这么难得的机会这么轻易的被领导委派,证明我还是得到了领导的重视,至于兴 奋的另外一方面,是我这次去进修的XX城是号称美女如云,我隐隐感觉到可能真 的会发生一些以前我二十多年来从未经历过的事情。
 
  令人期待的四月在我失眠十多个夜晚后终于到来啦,迫不及待的坐上去XX城 的火车,一路幻想着,终于熬过了那难熬的二十多个小时,刚下火车的第一时间。 
  我并没有马上去打车,而是站在了XX城的火车站出站口不远的地方,开始去 第一时间的欣赏这个号称美女如云的城市,然而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四处是 美女,这里有的只是人来人往,大包小包,各种各样的人根本就没时间去闲庭信 步,而是充充忙忙的赶着他们的时间,失望之极的我只有坐上了TAXI,向着学校 进发。
 
  到了学校成教部报到后,我被安排在一楼一个双人间住下,成教部的宿舍比 较的特别,因为管理者都住在一楼,所以女军官的宿舍也被安排在一楼,三间女 军官的宿舍,加上三间管理者的房间,就只剩下最靠西边的一间男宿舍和两间男 女公共浴室啦。
 
  看着新的宿舍,感觉非常不爽,因为一楼就只剩下我们一间宿舍,另外旁边 还有个哗啦哗啦响个不停的浴室,哎,天性喜欢交朋友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孤独 的感觉。
 
  同宿舍的战友叫阿涛,以前就是这所军校毕业的,和我一样,去年才刚刚毕 业,由于年纪相仿,且他也算是半个东道主(虽然他不是XX城的),所以经过一 个小时的聊天,我们几乎就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毕竟我们要一起住这个屋 一起生活3 个月吗。
 
  那天晚上睡觉前,我们两又像回到了以前的学生时代一样,开起了睡觉前必 开的卧谈会,男人在一起谈的肯定不会少女人,我们是男人,所以,嘿嘿…… 
  「阿涛,都说XX城美女如云,你在这呆了四年,应该看了不少吧?」
 
  「看?看的数都数不清。」
 
  「哎,我也是早有耳闻,可是TNND,今天我在火车站下车后在车站门口看了 半个小时,硬是没看见几个可以成为我性幻想对象的马子。」
 
  「你TMD 就一个傻B ,火车站的都是一些急着赶生计的人,生活都很难保证,
 哪来时间化装啊保养啊什么什么的,就算真正的极品妞要出行也肯定是在飞机场 吗?」
 
  「嗯,这么说也有些道理啊。」
 
  「希哥,你有女朋友没,搞过没,搞过几个。」
 
  「呵呵,全部是空白。」黑暗中的我被他问到了惭愧处,我只有尴尬的微笑 一下。
 
  「你少给我装纯洁,我才不相信呢,像你这么好条件的血气方刚类型,鬼才 信你。」
 
  「对了,XX城什么位置才是美女如云啊?」为了不让他继续让我尴尬的话题, 我赶快换了个话题。
 
  「那还用说,当然是XXX 步行街和YYY 步行街咯,下周末我领你去。」就这
 样两个人慢慢的睡着啦,失望了一天的我听了阿涛的话后又重新充满希望重新振 作起来,我相信明天的太阳一定是最美好的!
 
  接下来的一周就正式开始我们的高级班学习啦,班上还是和以前在陆军学院 一样,没有一名女同学,原因很简单,我们都是侦察兵部队出身的,又有几个女 军官会喜欢这个行业呢,更何况美女啦。
 
  至于住的地方,我也慢慢的发现原来住一楼也有住一楼的好处啦,因为一楼 只有我们房间一间用来住男干部的宿舍,另外的三间管理者房间也经常是没人, 队长他们几乎很少睡这,至于三间女宿舍就更不用说啦,根本就没一个人。 
  所以说我旁边的公共浴室好象也变成了我和阿涛两人的浴室,按规定我们出 自己房间去浴室应该注意影响,绝对不能光膀子或者只穿条三脚裤的,可是由于 一楼又暂时没住女生,另外我的房间和浴室是隔壁,很近,所以我去洗澡从来都 是光个膀子并只穿条很小的三角裤,慢慢的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另外我还是一成不变的坚持着我从陆院就开始养成的习惯,每天都要在楼前 的单杠上来几个大回环,再拉上几十个引体向上,直到满身大汗。
 
  令人期待的周日总算来啦,我和阿涛打着的到了XXX 步行街(没坐共车是我 提出来的,因为我就像新婚夜的新郎一样,已经等不及啦),到了步行街后,我 的兴奋度总算到了最高点,眼睛真的可以说是目不转睛,真狠自己为什么只有一 双眼睛,为什么我没带上DV过来好好的拍拍。
 
  XX城的美女如云这四个字在这被表达得淋漓尽致,她们不光身材好,而且皮 肤非常的好,只是还是比不上我的性幻想女郎——兰兰(这是我每次手淫时喊的 代号)——玉兰油广告中的混血模特。
 
  说着说着,我的眼睛停留在一副悬挂在二楼的广告上,没错,那就是我正想 到的玉兰油广告模特,她还是那样的牛奶般嫩白,还是那样的能令我自觉的快速 的在下身支起一个帐篷,慢慢的我又进入了我重复了N +1 次的同一个性幻想, 兰兰……哦,我最爱的兰兰……
 
  「喂、喂、喂,希哥,你在干啥,打望(这是XX城的一句俗语,意思就是专 门看美女)打得眼睛看着高楼不动啦,还还还……」说着指着我的下面,这时他 已经注意到了我下面的帐篷。
 
  「呵呵,没什么,看这个高楼建设得有点个性,胡思乱想了一会。」我撒了 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
 
  接下来的一周还是那样的平淡无奇,我还是继续着我那有规律的生活,照样 的每天上课,每天下午都在楼前进行锻炼,然后每天都会光着膀子穿条三角裤跑 去浴室洗澡,偶尔也会在没人的浴室里想着我的兰兰,然后和我那最亲密的右手 发生着关系,直到这个周末……
 
  一楼的黑板上写着:沈阳军区财会进修班请到106 房间报到。(我们的房间 就是107 ,在106 的隔壁)
 
  我不以为意,因为这好象与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们又不是同学, 他们是另外一个班的,所以我还是继续着在楼前做着我的锻炼,今天的我穿的是 一件白色的紧身背心,肌肉暴露得一览无余,下身是一条迷彩裤,这也是我最喜 欢的搭配,既显出我上身的身材,有极富兵味。
 
  在单杠上转了三个圈后,我跳了下来,这时我看见不远处有位女军官正提着 个行李箱朝我的房间走去,然后看了一下我的房间门开着,却没有人(今天是周 日,阿涛早就出去不知道会哪个情人去啦),然后迷惑的看着我这边。
 
  当我和她目光相交的那一刻,我猛掐了一下我的手臂,我是不是又在进行性 幻想,可是现实告诉我,我很理智啊,这一切都是真的。
 
  站在我面前的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兰兰,唯一的不同是她戴着顶军官帽,然后 穿了一身很合身的军装,肩上的军衔是上尉,再配上一双黑色的露出脚弓的制式 女中根皮鞋,虽然没有广告上的兰兰那样的暴露,但她那一点也不逊色的牛奶般 嫩白的面色,加上那提拔的双峰,还有那收缩着的细腰,以及那修长的大腿,是 另外一种让人受不了的性感,完全不同于广告上兰兰的那种性感。
 
  这种性感更加含蓄,更加自然,也更加能让人刻骨铭心,我的眼睛一时间很 不礼貌的与她的目光交接着,并且肆无忌惮的在她浑身上下侵略着、意淫着…… 
  直到她开口才打破这种尴尬:「同志,请问你知道106 房间的队长去哪了吗? 我是沈阳军区的,来报到参加财会培训班的。」
 
  我真不敢相信,她的声音也是和广告中的兰兰那么相象,难道她真的就是兰 兰,而不只是外表像极而已??她的声音是那么的甜蜜,是那么的让人无法拒绝 去不理睬她,那样的感觉,就好比在炎热的夏天,你把手放在清凉的泉水中,让 泉水慢慢的流动,去体会那样的清凉那样的温柔……
 
  我甚至不敢相信她是在和我说话,因为兰兰一直只是我的性幻想对象,从来 都是那样的可想不可及,我陷入了沉思……
 
  「同志,请问你知道……」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
 
  「你认为我还能和谁说话?这除了你还有谁?」
 
  终于我被她这一句话从晕头转向中带入了理智的现实中,「哦,对不起,刚 我在锻炼,一时间语无伦次啦,队长可能出去啦,一会就回来吧,这样吧,你把 行李先放我房间,在我那坐坐,或许队长马上就会回来的。」
 
  「没事,我还是站在这等会吧。」她微笑的看了一下我的房间。
 
  「那您还是稍微等会吧,可能队长会马上回来的,我先做会练习。」
 
  然后我开始拼命的做起了高难度的单杠练习,从五练习到八练习……
 
  因为我知道这时候有双美妙的眼睛正在背后看着我,注视着我,而且我还注 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刚刚我用眼睛肆无忌惮的侵略她后。我看见了她那张牛 奶般嫩白的脸上浮起了一片红色的彩霞,而且不经意间,她那双腿微微的合并了 一下,虽然这一切都那么一瞬间就过去了,还是被我注意啦,也因为那个时候的 我,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她的每一个地方。
 
                (二)
 
  从单杠上下来的我,已经用我的汗水把我那白色紧身背心湿了个透,这个时 候的我,有种自认为错误的感觉,总觉得一身汗臭,绝对不能走到我的「兰兰」 
  面前,因为我心目中的她,应该是那样的完美,她身上的体香应该能让所有 的男人为之动容,我怎么能容许我心目中的女神被我那汗臭所困扰呢?
 
  下来后的我没有去和她说话,而是呆在原地发呆思考,这时候我脑海中突然 出现了一句话,那句话是我在情海一位大大写的一篇好文章看到的「最性感的男 人应该是在满身大汗的时候」,对比现实,我现在不正是最性感的时候吗? 
  「不好意思,让你一个人在这等,我都没陪你说会话,真是失礼之极啦。」 
  「没事的,我是搞财会的,在后勤系统,平时与训练部队接触的机会很少, 所以很少见到像你这样能做单杠的。呵呵,平时只有在条令里看到高难度练习今 天总算亲眼见到了,哈哈……我很喜欢看。」她一边说一边捂着嘴笑。
 
  而这时候的我却是心跳急剧加速,这是真的吗?她在说我很喜欢,虽然后面 加了个看,但是喜欢遐想的我还是认为她在说她很喜欢,后面不是加的看字,而 是一个「你」字。
 
  「也没什么啦,平时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就做做运动锻炼锻炼身体吗,谁叫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呢,要革命没有本钱哪行啊。」谦虚一向是我们基层军官的优 点,我没吹嘘自己的厉害而只是说为了锻炼身体,看来这点很被她认同。
 
  「哈哈哈哈………和你聊天太好玩啦,你真是个懂得幽默的男同志,我叫徐 青。」
 
  什么?她在主动向我介绍她自己,她不是叫兰兰???
 
  「我叫龚希,和我玩得好的朋友都喜欢叫我希哥,呵呵,看你的外表你绝对 比我年轻,可是看你的军衔却显得比我老,你还是喊我小希吧,青姐。」末尾我 加上个青姐的称呼,目的就不用说啦,自然是为了拉近我们两的距离咯。
 
  「呵呵,小希,你的嘴巴真的很甜,好,青姐今天就认可你这个老弟啦,我 79年7 月1 日出生的,目前未婚。」说到这她明显的盹了一下,表情有点微妙的
 变化,但是很快就调整得没事一样。
 
  很明显,青姐在未婚这两个字眼上有点故事可以发掘,而且是那种让她不开 心的事情,既然是她不高兴的事情,我自然目前不会提「我81年8 月7 日出生的,
 想结婚可惜目前还没有任何对象可以让我结」。
 
  我也不示弱,把我的详细的细节都告诉了她,当然包括我没有女朋友这个很 敏感的特征。
 
  接下来的谈话我们都很自然也很平淡,这算是我们在加深对彼此的了解吧, 从谈话中了解到她是辽宁大连人,从小就喜欢舞蹈,可大了后由于家庭的缘故, 她家是个部队世家,所以就来了部队。
 
  而我也把我的一些详细情况告诉了她,半个小时的聊天很快就过啦,这时候 队长从外面回来了,我赶在她前面跑到了队长面前,道:「队长,这是我青姐, 沈阳军区的,来报到参加财会培训班的。」
 
  队长肯定不知道我说的是青姐,而是以为亲姐的意思,我这样说的原因也是 给自己留个后路,万一以后出了什么事情,证明我和她是姐弟关系啊。
 
  而这时候的许青则是对我坏坏的笑了笑,然后正儿八经的跟队长办起了报到 手续,我在一旁对她说道:「青姐(队长在的时候我肯定会青姐长青姐短的叫, 目的就是让他认为她真的是我的亲姐),今天也不早啦,一会你休息一下,洗个 澡,然后我们出去吃个XX城最有名的XX火锅吧,等改天有时间啦,我再请你吃其 他XX城其他有名的小吃吧。」
 
  「嗯,老弟真乖。」我得意的笑了笑,我想这也是绝对是一个泡妞百试不爽 的高招吧,没有一个美女不喜欢美食的,谁叫衣食住行,食排第二啊?女人除了 逛街买衣服,剩下最大的爱好肯定就是吃啦。
 
  「那我先去洗个澡,等你啊。」我对她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直接回了自己房 间。
 
  今天的我很小心,当然不会和以往那样习惯性的只穿三角裤去浴室,在浴室 里我没有用热水,因为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是欲火焚身,当然希望用冷水来浇灌我 的欲火,然而这并没有用,我那19公分长的阳具还是那样的高翘着,红红的,龟 头上那晶莹透明的液体在告诉我,我的鸡吧需要……
 
  于是我再一次的想起啦兰兰,然后用我亲密的右手开始……不对,今天我想 的不再是兰兰,兰兰是虚无的遥不可及的,而我今天想的是我刚刚认识的,更加 贴近我现实的青姐,虽然她们两是那样的相似,甚至会让人怀疑她们是不是真的 双胞胎姐妹。
 
  我在幻想着她躺在床上,害羞的张开她那无比光滑的大腿,微微张开着她那 奇嫩无比的肉穴,而我则用着我的阳具,凶猛的操着她,啪、啪、啪……
 
  (这里需要补充的一点是,我们的男女浴室之间有着一堵墙,但是因为只有 男浴室有排气扇,所以两浴室之间的墙并没有完全连着天花板,而是与天花板有 个十公分的距离,目的是为了保证女浴室有良好的通风效果。)
 
  慢慢的,我渐渐接近高潮啦,这时候,隔壁传来开门的声音,然后随着一声 水声,彻底的将我从接近高潮边缘硬生生的拉了回来,我来半个月啦,女浴室是 第一次听见有人进去,难道???没错,我还记得我今天和青姐说了句:「今天 也不早啦,一会你休息一下,洗个澡,然后我们出去吃个XX城最有名的XX火锅… 
  …「
 
  那墙的那边正是我此时的性幻想对象啦——青姐,而且此时的她肯定是一丝 不挂,虽然隔着墙我看不见,但是万能的想象能让我想到她的样子……
 
  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蹦了出来,我决定和一丝不挂的青姐说话,「青姐,是 你吗?」
 
  很明显的感觉到她虽然知道对面的是我,但是还是猛吃一惊,毕竟我们都是 在洗澡,她肯定没料到我会和她隔着墙说话。
 
  「嗯~~是我啊……怎么啦,我不能来洗澡啊,刚刚好象是你要我来洗澡的 哦~~」
 
  这时的我,还是把我的右手继续着刚才的动作,只是由于突然被吓了一下, 所以要再到高潮必须要再受点刺激,「青姐,我和你说话的时候感觉到你的声音 就像春天里的百灵鸟在唱歌,你连说话都像在唱歌那么好听,不知道你唱歌的时 候会好听到什么程度?」
 
  女人天生就喜欢被人吹捧,听得出来青姐很吃这套,她非常高兴的说:「哈 哈……怎么啦,想听我唱歌啊,看在今天心情好的份上我就唱首吧,你说,要我 唱什么好呢。」
 
  「嗯,就唱S.H.E 的恋人未满吧。」
 
  「等我想想啊……为什么你在意谁陪我逛街为什么你担心谁对我放电你说你 
  对我比别人多一些却又不说是多哪一些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甜蜜心烦愉悦混乱我们 
  以后会变怎样我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再靠近一点点就让你牵手再勇敢一点点我就 
  跟你走你还等什么时间已经不多……「
 
  要命的声音,要命的歌词,尤其是到了那句「再勇敢一点点我就跟你走你还 等什么时间已经不多」让我再次接近了性高潮,直到我什么都听不见,想着青姐 的「你还等什么,时间已经不多……」,一股浓烈的阳精喷射出去,大概有一米 远,我的欲火就这样随着青姐的歌声被完全的释放出来,20多年来最远也最爽的 一次,这一切完全感谢在隔壁正一丝不挂唱着歌的青姐。
 
  「喂喂,你还在不在听啊?」
 
  「当然有啊,这么好的歌声我怎么会舍得不听呢,你这优美的声音比什么世 界三大歌王的声音好听一万倍。」
 
  「真的吗?」
 
  「是啊,感谢你,我的好青姐,」她肯定不知道我感谢她的真正原因,「好 了,青姐,我洗完了,我出去了,我在外面等你。」
 
  回到房间后,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为了能目睹浴后的青姐,我用最快的 速度收拾好一切,然后故意站在门口等,慢慢的,半个小时过啦,她还没出来, 难道此时的她也和我刚才在浴室一样,想着某人做着某件让自己可以兴奋到极点 的事情???
 
  门开啦,头发湿湿的她终于出来了,此时她穿着一件连体的睡衣,相比下午 看见她时的军装,自然暴露了更多的肌肤,也让我看到了一朵洁白无暇的出水芙 蓉,那修长的小腿,恰倒好处的不粗不细,那睡衣包着的两个乳房,好象要参加 演出的小朋友一样,希望迫不及待的拉开那层幕布,展示在最懂得欣赏他们的观 众面前,而她那手臂,看起来是那样的柔软,让人觉得真不舍得去折她一下,至 于她的脸色,微微带红,难道她刚刚真的在里面……
 
  「怎么啦?等不及啦?在房间外面等我……」她哪知道我是故意为了看这个 能让我彻夜失眠的沐后芙蓉图啊!
 
  接下来的火锅,一如既往的吃着,饭间自然少不了我那幽默的语言和她那捂 着嘴微笑的经典场景,难道她是一个古典的中国妇人,总是喜欢笑不露齿?吃完 火锅,我当然不会放过和她单独在一起的机会,自然而然的提道:「青姐,吃得 那么饱啦,是不是需要出去活动活动以利于消化?」
 
  「你是不是想去蹦迪?」天啊,为什么这个美女这么了解我的心意,我的确 是想去蹦迪,因为我想证实她到底是不是一个传统的古典中国妇人。
 
  「青姐真的太善解人意啦,我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
 
  「你带路,我买单。哈哈……」
 
  很快,一辆TAXI载着我们到了热舞会所,XX城最有名的迪厅,当我们进去的 时候,我发现了两个让我绝对吃惊的场面,从踏进迪厅大门的那一刻起,青姐的 气氛明显的被调动了起来,另外一个场面就是迪厅里的男人大概10个男人中有9 个都朝她投去色咪咪的眼光,我估计另外那个没看的不是瞎子就是一个白痴,这 样一个天生尤物都不动得去欣赏,他还懂什么?
 
  很快青姐就向舞池的最中央走去,随着节奏的不断提升,青姐的劲舞也将幅 度提升到了顶点,毕竟是喜欢艺术的女生,跳起舞来是那样的优美,放荡中带着 幽雅。
 
  更为要命的是那样的舞姿再配上她那类似于混血儿的面孔,以及那完美的肌 肤和魔鬼般的身材,使得我们身边的男生越来越多,终于有两个看起来像喝得醉 熏熏的混混挤到了我们旁边,比我还要靠近她,他们两故意的你推我我推你,其 实目的就是想利用这么HIGH的气氛,把对方推到青姐身上,然后揩油。 
  既然他们还没开始行动我自然不能怎么样,毕竟今天心情好,我也不想让青 姐受到坏因素的影响,然后你越是退让,别人就越会以为你是怕他们了,终于其 中有个混混「假装不小心」的撞到了青姐,然后用那肮脏的大手严实的摸住了那 对能令所有男人为之倾倒的乳房中的一个。
 
  青姐被这突如其来的非礼吓了一跳,然后一种欲哭无泪的样子死死的恶狠狠 的盯着对方,用来表达她最强烈也最没效果的抗议!!!
 
  只要我还是个男人我就会站出来,何况是为了这个让我醉生梦死的青姐。 
  「B 样,你TMD 的啥意思,活得不耐烦啦?」
 
  对待这样的混混我当然不会用很君子的手法,一拳就抡过去。
 
  「妈的,你小子真是找死,敢打我大哥,兄弟们,上!」
 
  这时候旁边上来4 、5 个人围着我们,舞厅里面的人很快就散了开去,只留 下对方6 个人把我们围在中央,眼看一小子就要上来打我,这时候一个看场子的 大哥走了出来,走到了中间。
 
  「住手,谁再敢动手谁就是找死!!!」看得出来这家伙很有威信,举起手 的那小子马上把手放了下来,「强崽,我不管你们什么恩怨,总之你在我照的场 子动手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面子我会怎样你应该很清楚,出了这扇门。」 
  那个看场子大哥指在迪厅的门,「你们的死活我绝对不管!今晚这里不欢迎 你们8 位,请你们走!」
 
  8 位!!!??对方六个,自然包括我们两啦,虽然我对自己侦察兵排长的 身份很自信,相信6 个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青姐可不知道这些。
 
  她战战兢兢的对那个大哥说:「你就这样看着你们场子的顾客出去挨打?」 
  那个大哥铁青着脸,啥都不说,依然用他的手指着大门。
 
  因为自信,所以我这时候第一次的牵起了青姐的手,镇静的对她说道:「没 事,相信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的斩钉截铁,使得青姐将握着我的手握得更加 紧啦。
 
  出去后,那六个混混围着我们,一人开始说话啦:「小子,今天我大哥看上 了你的妞,是她的服气,可是你却打了我大哥一拳,如果你想活的话,今天晚上 你就一个人走人,然后带着一万块医药费明天来接她。」说着,一边淫笑一边指 着我的青姐。
 
  「如果要按照你说的那样,那我真的不愿意活啦,因为我绝对不会把她留下 来交给六个禽兽不如的卵蛋!!!」说这话的时候,我用含情幕幕的眼光看着青 姐,从她的眼神中我读到了赞许和默认,随着那句禽兽不如的卵蛋骂出口。终于 开始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脚,虽然我并不吃亏,可是我怕青姐受到任何伤害, 所谓擒贼先擒王,我用最快的速度制服了最开始在迪厅被我打了一拳的那个头, 然后将他的手反扳到最大限度,让他痛苦的叫个不停。
 
  接下来我理智的对着他的小弟吼到:「想让他断手的就再动一下!青青,去 喊台TAXI来,停在我旁边!」
 
  接下来青姐叫来了TAXI,等我们两上了车再让司机启动车子后,我才放开那 个头,然后TAXI扬长而去,后面只听到那个头用各种话训斥着他的小弟们。 
  「小希,你刚才最后叫我什么?」
 
  「哦~~青姐,情况紧急,而且当时我们确实是情侣身份,我就喊了青青, 希望您别介意。」
 
  「嗯,你的手好象出血了,是不是刚被划破的?」
 
  「没什么,就一点皮外伤而已,过段时间会好的。」
 
  「可是,……」青姐刚刚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最多就是欲哭无泪,而此时, 她却留下了珍珠般的眼泪,而且用她那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我流血地方的周 围。
 
  「青姐,我向来都是只要心情好,就会好得快点的,今天我心情也不是很差 啊,毕竟我的好青姐为我流下了有如珍珠却比珍珠更珍贵的眼泪。」
 
  「呜……」
 
  「青姐,我希望以后我不再喊你青姐啦,而是用刚才的称呼好吗?」
 
  青姐哭着点了点头,我想她应该明白了这层意思,青姐的称呼只意味着姐弟 的关系,而青青的称呼却代表着两人之间会有更大的余地和空间去发展…… 
                (三)
 
  坐在TAXI上,我们一句话都没说,青青(我不再用青姐的称呼,是因为此时 青姐已经认可了青青这个更亲密的称呼)依然的流着眼泪,有痛苦,也有感动, 毕竟经历了那样的一次被人非礼再到被威胁再到被黑老大逼上绝境,直到激动的 被我从困难中带了出来,我想此时的青青肯定是心事丛丛吧,她的右手依旧被我 的左手有力的紧握着,我希望她能镇定下来,而事实上,她也是在慢慢的镇定下 来了。
 
  下车后,我没有把我的手放开,而是依然紧握着她,进入门口的时候,站得 笔直的战士哨兵,面无表情的向我提出检查证件,毕竟这么晚了一男一女牵着手 进校门肯定不常见,我们也恭敬的出示了我们的军官证,当战士看见青青的证件 的时候,还是有点诧异,他站了两年岗了,还是第一次看见有这么漂亮的女军官 进出校门。(青青下午刚来的时候也进出过,但当时肯定是另外两班岗)
 
  一直到我们快到宿舍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说一句话,而是彼此的通过牵手, 去感受对方的心理世界,终于来到了宿舍门口,青青深深的望着我:「希……今 天……」
 
  我知道她要再次提起今天的事情,于是我马上用手捂住她的嘴巴,对她说: 「什么都不要说啦,保护你,我义不容辞!」
 
  我说这话的时候是那样的斩钉截铁,是那样的有男人味。
 
  此时的青青完全像个小女孩子一样,张着她那双大大的眼睛,充满怜惜的看 着我的伤口,说了句:「你的伤,会马上好起来的,早点休息吧。」然后亲吻了 一下我的伤口,头也不会的回到了她住的101 房间。
 
  我回到房间后,阿涛已经在那睡得很死啦,而我却在脑海里放映着今天发生 的这一幕幕令人无法预知的一切,从见到像极了OLAY玉兰油广告混血模特「兰兰」
 
  的许青,到在浴室一边听青姐唱歌一边达到手淫高潮,再到晚上的迪厅艰险 一幕,和晚上青青不再称呼我为小希,而是希,以及最后青青那个亲向我伤口的 吻……
 
  第二天的早上很早就起来啦,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阿涛喊了醒来,然后 不停的问阿涛XX城都有些什么什么好吃的,什么什么好玩的地方,然后一一的记 在心上,因为我昨天答应过青青,我说了有时间一定要带她吃遍XX城所有好吃的, 阿涛也非常的莫名其妙,怎么我突然间关心起这些东西来啦,哈哈,我自然不会 告诉她,因为在没木已成舟之前,我不想把事情搞得那么高调。
 
  吃早饭的时候,我们是去食堂刷卡打饭,远远的我就看见了穿着军装的青青 的,因为她个子很不错,典型的东北女孩子,一米六八,比起一些男生都不矮, 另外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她身边围着一大堆人,所以很容易就看见她了。
 
  哎,这个世界上有句话真的说得太正确啦,那就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虽然 是一群被誉为「最可爱的人」的解放军,依然是把这句话诠释得非常淋漓尽至。 
  饭堂里太多的人都把眼光毫不吝舍的给了青青,虽然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被那 么多人用眼光意淫着,但我还是表示了充分的理解,都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吗,有 什么不正常的,何况注视她的人越多,证明我的眼光越没错。
 
  而习惯了这些的青青,也表现得相当有气质,总是那种淡淡的微笑,将她自 己与别人划开了一道看不见的界限,当她的目光和我四目交接的时候,我一个微 笑,然后我从她的眼光中看到了她的担心,我知道她一直在担心着我的伤口。 
  我回了一个自信健康的微笑,表示不用担心,然后就看到了她放心的眼光, 就这样我们用眼睛进行了最亲密的交流,很明显这是最好的方式,因为我知道在 这么多的注视下和我说话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流言蜚语,对我对她都不好。 
  接下来一天的课程都是那么的快,因为有了期待的我变得格外的兴奋格外的 高兴,做起任何事情来都是那么的顺手,下午我还是那样的继续我的锻炼,而且 格外用力,因为我知道,很可能在101 房间里有双美丽的大眼睛说不定正在注视 着我。
 
  每次锻炼完以后,不再小心的我还是像以前那样喜欢只穿条三脚裤去浴室洗 澡,终于有次我碰上了刚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青青,她笑着骂了句不害臊的小 坏蛋就小跑着回了自己的房间,我想她肯定已经看见了我那身健美的肌肉和下身 那被三角裤包得鼓鼓的一堆东西吧。
 
  在学校里当有其他人在的时候,我很少去和青青说话,而青青也自然明白这 层意思,我们更多的是使用眼神去进行交流,其实很多时候语言以外的其他方式 交流能达到更加好的效果,正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吧。
 
  而每次我们只要一出校门,去品尝各种各样有名的小吃的时候,我们不再保 持学校里面的矜持,而是非常自然的手牵着人,也许正是因为经过了那一晚上的 惊险经历,经过那次她在最害怕的时候无意识的把手牵住我的手,以后我们两的 再次牵手就显得那样的合情合理啦。
 
  每次我牵她的手的时候都会通过手指和她进行一下小小的挑逗,比如用食指 在她的手心轻轻的扣两下,一会把她的手握得紧点一会又松点,每次这个时候她 都会用眼睛瞪我一两下,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拒绝的意思,偶尔她的手心也会出出 汗,不知道此时她的其他地方是不是也和手心一样出现些液体呢?
 
  接下来的两周我们很开心的享受着XX城每一个好玩的地方,吃尽了我所知道 的所有美食,我们也越来越了解对方,青青的父亲是部队的,很正直的军官,在 越南战争中就已经是基层干部啦,而且立下了不少战功,更富有传奇色彩的是, 
  青青的父亲曾经和另外一名比他父亲年长一些的军官被越南一个小分队逼上了绝 
  境,然后两位伟大的军人相互鼓励相互支持,终于从血堆中爬出来啦。看着 身边的战士一个个离自己而去,两位军官深深的意识到了什么叫患难之交,什么 叫真正的兄弟,战争结束后两人的关系自然是非比寻常,只是由于两人的人生理 想不同,青青的父亲走上了科研教学的路子,如今青青的父亲也已经是技术文职 将军啦,而青青的那位世伯则走的是行政的路子,如今已经是军区非常重要的高 官级人物啦(中将)。
 
  两位老人之间的关系非常不一般,好象他们之间还有什么约定,而说到这的 时候,青青的脸色总会有些微微的变化,那种变化和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说自己 未婚两个字的时候的感觉是何等的相象,难道这中间真有些让青青伤感的事情? 
  还有三天就到5.1 长假啦,4 月28日的那天晚上,我们两按照先前的约定,
 来到了一个XX城最有名气看夜景的地方:X 山观景台,我们站在观景台最上面一 层,这里由于不是周末,所以除了我们两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人。
 
  此时的青青非常的兴奋,因为展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副何等美丽漂亮壮观的画 面,美丽的XX城,在夜色中灯火阑珊,宽阔的江水反射着点点灯光,如此美丽的 景色自然将青青的情绪调动都了最高点。
 
  「快看,流星,好快啊,赶快许个愿。」美丽的女孩子都喜欢这样浪漫天真 的事情,她看也没看我就马上闭上眼睛,然后像那么回事的把双手合十,然后默 默的许下了愿望。
 
  而我虽然不喜欢怎么做,但既然是青青说的,我就绝对不会去违逆她的意思, 于是我也像她那样双手合十,默默的许了个愿望。
 
  「青青,你许的什么愿望可以告诉我吗?」
 
  「你得先说说你刚刚许的愿。」
 
  其实刚刚我根本就没想许什么愿望,此时青青突然问到,我也只好半带开玩 笑半带挑逗的说道:「我希望你能再一次像上次那样吻我手的方式,吻一下我的 脸。」说这话的时候,从来没经历过接吻的我脸红得到了极点,我都不知道我哪 来那么大的勇气去说出这么直接的话。
 
  正当我脸红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话的时候,青姐慢慢的用她的小嘴轻轻的在我 的嘴唇上点了一下,然后退开,用手拂了一下她的秀发,「我的愿望就是希望能 再次亲你一下。」
 
  天啊,没想到一句无意识的挑逗却引来了最美满的结果,再笨再蠢的我也不 会蠢到不明白青青的意思吧,不再君子不再矜持的我用最快的速度最有力的臂膀 将青青使劲的抱在怀中,然后用我的眼睛准备去和她的眼睛再次交流。
 
  没想到她却闭上眼睛,这不是用最明显的方式在告诉我,来吧,亲我吧,吻 我吧,爱我吧……
 
  我将我的嘴巴马上封住了她的嘴唇,由于是第一和女人接吻,也就是初吻, 我真的不知所措,虽然我看过不少情海的文章,知道该如何接吻,但是当我真正 接触这种事情的时候,还是表现得那样的业余那样的傻B.
 
  慢慢的这样四唇相接大约有一分多钟,青青张开了她的嘴,用她那无比滑嫩 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口腔,像条小泥鳅,怎么样都抓它不住,一会围着我的舌头打 转,一会去碰碰我的上腔体,一会又添添下面。
 
  这样的感觉终于使我切身体会到了在情海上看到的关于接吻的感受,自然的 我也被青青的动作开导了,我也会试着将我的舌头伸向她的口腔,用更快更猛的 幅度去激烈搅拌她的舌头,(或许这样更显得有男人味)然后强力的去吸她的舌 头,吸她的上嘴唇和下嘴唇。
 
  如此法国试的湿吻大概有5 、6 分钟,青青将她的小手更紧的抱着我的腰, 此时我的脑海中突然明白过来,自己暗骂了自己一句:「龚希啊龚希,你真是个 白痴,别人女孩子都知道用手,你就只知道吻。」
 
  此时的我也像如获至宝的孩子一样,双手兴高采烈的从她的腰部缓慢的向她 的臀部移去,直到停在她的双臀上,然后开始大力的蹂躏,因为我好象也在情海 上看过,臀部上的神经不多,所以不是那么敏感,要大力点才能有效果,而乳房 却相反,很敏感,只能轻轻的揉。
 
  明白此节的我当然会大力的蹂躏她那丰满但是算不上肥大的双臀啦,而此时 的青青一边和我接吻,一边从她的嘴唇间发出「恩……恩……」的声音,我知道 现在的她一定很兴奋。
 
  我的双手紧接着从她的臀部缓缓上移,当接触到一个带子,也就是她乳罩的 背带的时候,就像行人看到显著的标志一样拐弯,双手从后背绕到了前面,每支 手就像打了胜战的战士一样,站在占领的山峰上,自豪的向天怒喉,然后双手开 始轻轻的抚摩两个乳房。
 
  虽然当时我并知道尺寸有多大,但是回想当时的情节,加上今天所拥有的经 验,我能断定那一定是34E 的胸脯,虽然隔着个半罩杯的乳罩和一层薄薄的衬衣 面料,我还是能感觉出她的胸部是那样的柔软。
 
  虽然看不见她的乳房的肤色,我估计也肯定和她的脸色及手臂等等其他地方 一样,和玉兰油广告中的那位混血模特的皮肤一样,是那样的牛奶般嫩白,此时 我的小弟弟早已经是高高雄起,将约束他的三角裤高高的顶起,像个帐篷一样。 
  而大胆的我也将下身紧紧的去靠近青青的大腿,很明显是想让青青感觉到我 的需要,我的双手真试图绕开衣服的约束,去真正的接触她的乳房,而我的舌头 也正在加紧力度,使劲的围着她的舌头打转。
 
  而从青青嘴唇里传出来的嗯嗯声音也更响,她的身体的体温也急剧的提高, 发热,从这些最自然的身体反应我知道青青的意思,她已经感觉到了我的需要, 而我也感觉到了她的需要。
 
  就在这时候,观景台的楼梯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我和青青像两个做错了事的 小孩一样迅速的分开,然后我看见她马上整理着她那散乱的秀发和被我揉得皱皱 的衣服,而我却还是那样的对她坏坏的一笑,而她也是那个招牌式的对我极富感 情的一瞪!
 
  不再有心情看夜景的我们相搂着离开了观景台,从牵着手上来到两人紧紧的 搂着下去,虽然别人不认为什么,但是我们两个当事人还是深刻的体会到了其中 的乐趣。
 
  在回去的TAXI上,我们两还是习惯性的坐在后排,只是和以前不同的是不再 是牵着手,而是把她的头靠在我那厚实的肩膀上,时不时趁司机不注意的时候我 会偷偷的吻一下她的脸,然后再一次的坏笑。
 
  到了宿舍门前,我非常舍不得的放开了搂着青青的手,我站在原地没有像以 往回来那样直接回我自己的寝室,而是看着她的眼睛。
 
  青青将嘴唇靠近我的耳朵,然后像吹气如兰那样对我说悄悄话:「青青明白 你的意思,可是今天不行,你看队长房间还亮着灯呢,一会查房怎么办,难道你 和我那个的时候会不发出声音?」
 
  虽然我性欲高涨,但是我还是有点点理智的,何况经过青青的提示,我更加 理解了她,「宝贝,一会洗个澡,早点睡,啵~~」随着一个吻别,我快步回到 了宿舍。
 
  看着床上的阿涛,那阵阵呼噜声,还有那满屋子的酒味,「这个酒鬼。」我 拿起毛巾和脸盆,向浴室走去。
 
  刚拧开水龙头没多久,隔壁就传来一声「砰」的关门声音,我知道青青此刻 已经到了隔壁,听着哗啦哗啦的水声音,想起青青姐晚上和我说的那句:「…… 
  难道你和我那个的时候会不发出声音?「
 
  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伟大很伟大,我为我最后和她说的那句话而感到自豪 和骄傲,那句提醒她晚上洗个澡再睡觉的话说得实在是太有用了。
 
  「青青,是你吗?」
 
  「嗯。」
 
  那熟悉的声音不是她还能有谁,整个楼本来就只她一个女生,「我想你。」 
  「我也……」
 
  然后我紧张的把水关掉,打开浴室的门,趁着夜色,轻轻的敲了下女浴室的 门,随着这一声敲门声,我听见了另外一个声音,那就是一件东西掉到地上的声 音,难道是青青吓成这样还是紧张成这样?
 
  我没再敲门,大约等了半分钟,门微微的开了,我回头看了看身后,确定没 人后我用最快的速度闪进了女浴室,进入之后我什么都没有说,用有力的肩膀将 赤身裸体的她紧紧的抱住,继续着我们在X 山观景台上面的法国式湿吻,继续着 因为别人的干扰而中断的进一步抚摩。
 
  当我的手真正接触到她的乳房时,我感觉到是那样的嫩,那样的滑,很饱满 的乳房,手感真的是太好啦,令人爱不释手。
 
  抚摩了约几分钟后,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乳头已经变得很硬了,在浴室那种 暗暗的灯光下,我虽然看不清到底是什么颜色的,但是我相信一定是粉红色的, 因为她乳房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那么的嫩那么的软。
 
  然后我的手慢慢的朝她的下身也就是最神秘的黑草地进军,那整齐稀松有致 的阴毛,顽皮的翘着,当我的手接触到她那令所有男人向往的阴道入口时,她明 显的怔了一下,然后我们分开了我们的嘴唇,在暗暗的灯光下,我看到的青青是 那样的性感,那样的迷人,宝贝,今晚你就是我的啦!
 
  我继续用手挑逗着她的阴道,用食指伸进了阴唇,小心的扣着,一会浅一会 深,或许是洗澡的原因,也或许是性欲都太高的原因,她阴道里面的水明显很多 很多,我不知道那是水还是她的爱液,也许是前者也许是后者,也可能两者都有 吧。
 
  而此时的青青则用她那滑滑的小手,轻轻的将我那翘得老高的阳具抓着,然 后慢慢的握着包皮,上下套弄着,而她的眼睛则一眨不眨的看着我,那种眼神我 很难读懂,到底是淫乱的眼神,还是在询问我到底舒服不舒服呢天啊,我受不了 啦!
 
 我那除了和我的右手发生过关系的阳具今天是第一次经历了除我右手之外的 
  异物,而这个异物,正是每次阳具和右手发生关系时,那个像极了我性幻想 时的兰兰的人——青青。
 
  我很快就被推到了高潮的边缘,我没再扣青青的阴道,而是抓住了她正在套 弄我的手:「青青,我快受不了啦,可以让我进去吗?」
 
  此时的青青肯定也是非常的需要,因为她也已经被我调动得进入了状态,她 点了个头,然后转过去,打开了几个水龙头,哗啦哗啦的水声更响啦,多么聪明 多么谨慎的女人,这么关键的时刻还记得要制造更多噪音不让外面的人听到。 
  她一手扶着水管,把屁股对着我,然后用另外一支小手握住我的阳具,焦急 的牵引到她那蜜穴入口,回头含情暮暮的看着我,对我说了句:「希,我不后悔, 今天我要做你的女人。」
 
  随着我的一句「我永远爱你」,我终于在她的牵引下,把我那19公分的阳具 一插到底,直到接触到子宫,而随之是那伴着「哗啦哗啦」水声的一声疼叫: 「啊!!!」
 
  「对不起,青青,我弄疼你了,我们不做了吧。」
 
  「不要拔出来,青青第一次经历你这样有力的鸡巴,是有点不适应,不过我 喜欢那种充实感……慢慢的抽动……恩,对,就这样慢慢的抽动……」
 
  阳具在阴道里被完全包容的那种感觉,暖暖的,滑滑的,是以前手淫的时候 无论如何都体会不到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太过于刺激啦,加上我真 的是第一次将我的阳具插入女性最神秘的地方,而对方是我最喜爱的「兰兰」。 
  大概我只插了不到30下,也就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一股极度酥麻的感觉从 龟头传来,我兴奋的将屁股使劲的向前一顶,使得阳具彻彻底底的插到阴道的最 深处,一股浓精就那样有力的射向了青青的子宫。
 
  高潮过后的我,缓缓的弯下腰,从后面抱住正弓着身翘着屁股的青青,左手 握住她的右乳,右手握住她的左乳,然后将她的身子扶正,把我的嘴贴在她的耳 朵边上,轻轻的说道:「青青,我真没用,刚把你的性趣调动起来,而我却没办 法满足你,我真没用。」
 
  此时的我真的是惭愧加自卑到了极点,「我以后还是再也不要碰你啦,因为 我不希望看见我的青青因为我而难受。」
 
  「你怎么这么说?其实青青知道,你是第一次,有哪个男人第一次能那样的 神勇可以把女人那个那个到高潮呢,那一定不是处男。你如果表现得很有经验, 青青反而会不高兴呢。」青青说话的时候就像一位慈祥的母亲在教导她的孩子一 样。
 
  「什么那个那个呀?我不懂啊!」我故意装着,就是想听青青说出那样淫荡 的词语。
 
  「你少来!我还不了解你啊,你不就是想我说出那个……干……字吗……」 
  青青说到这个干字的时候,声音已经小得像蚊子一样的轻了,但是还是被我 听到了。
 
  看着她那害羞的脸,我真不忍心再捉弄她,而是温柔无限度的再次吻住了她 的双唇,双手也不老实,继续在她那一点也不下垂的34E 乳房上游走,慢慢的又 游走到了她那黑色的倒三角地带。
 
  这次我没有再像刚才那样直接的就唐突的深入进去扣她的阴道壁,而是耐心 的在外面游弋,直到轻轻的触摸她的阴蒂,明显的感觉她身体的一震,然后就是 从口腔中发出的那种恩恩的声音,抚摩了一会儿小阴蒂后,我便转而用手在外阴 唇上做工夫,轻轻的扯扯,再爱抚的摸摸,直到明显感觉到有爱液从阴道中流出 来。
 
  而此时的青青,除了一边和我接吻外,也用她那滑嫩的小手再次握住了我的 阳具,先是在我睾丸外面的的皮层上轻轻的用手指甲刮着,那种全新的感觉使得 我无比的兴奋,和射精时候的那种酥痒相比是那样的相似却又有区别,受到刺激 的阳具很快就又一次的高昂着头啦。
 
  青青也感觉到了她的杰出成果,然后就用小手继续套弄着阳根上的包皮,在 上下套弄的时候还带点旋转,唉,青青真会取悦男人。
 
  而我也不示弱,加紧了手指在她阴道中的扣弄,非常有力的,深深的,让她 的恩恩声音越来越大,直到她把嘴唇脱离我的嘴巴,用一种诱人之极的性感眼光 望着我,对我说:「希~~我受不了啦……不要再弄了……快进去吧……」 
  这时候的我哪有心情再去故意挑逗她啊,当然是不忍心拒绝她的点了下头, 然后看着青青将她的小手拿开,再次像第一次我们交媾时那样,背转过身去,用 双手扶着水管,弓弯着腰,然后把她的屁股翘起对着我,等待着我……
 
  我扶着阳具,因为有了今天第一次的经验,我知道了该插什么地方,缓缓的 朝阴道口送去,直到接触到外阴唇,然后使劲的朝里面一插……
 
  「哦……」青青舒服地呻吟了一声,热乎乎的肉洞整根含入了我的阳具。 
  由于第一次进入时太过紧张又没经验,所以只在乎这个是不是插入的事实, 而这次我却知道如何去细细体会青青的阴道啦,噢!天啊!这就是青青的阴道, 稍显狭窄却又温馨动人,滑溜溜的同时也暖烘烘的,那种感觉真让任何男人都舍 不得将阳具拔出来。
 
  青青那火热的阴道在适应了我的大小之后,如涌动的细浪,层层叠叠地包裹 了上来,我舒服得阵阵呻吟,勇猛地抽插着,青青连绵不决的吟哦声如销魂魔音 般蚀骨,大大的增加着我的性欲。
 
  而我的双手此时也不闲着,从后面去握着前面那对因为地心引力而显得更加 丰满巨大的乳房,那时的我也顾不得她的感受啦,凶猛的大力的蹂躏着。
 
  青青也激烈地前后动着,挺动的屁股来迎合我阳具的抽插,她的长发如波浪 般飞舞着,她的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情,阴道中的爱液如火山熔液般不停地往下 浇。
 
  约莫操了几百下,十来分钟后,青青从喉咙深处发出一连串娇美的闷哼声, 随着青青阴道的剧烈收缩,那里涌出一股股的热流,浇在我的阳具上,烫得我激 烈地射出我的精液,我们同时达到了性爱的高潮!
 
  一阵窒息后,我把无力的青青再次抱着,让她靠在我的肩膀上,而她也爱抚 的不停的抚摩着我的胸肌,然后我贴着她的耳朵说道:「青青,我这辈子爱死你 啦,除了你和我的父母,我可以放弃其他的所有一切。」
 
  「嗯。」
 
  看得出她对我的表白很满意,因为我没有像其他男人那样俗气的说只爱你一 个人,可以为了你什么都不要,而是把她的地位和生我养我的父母放在一起,证 明我是理智的,我没有放弃一个做人最基本的准则,可是她的一个恩字却也没有 表达任何意思。
 
  「我就说啦吧,不是你不行,而是刚刚第一次的时候那是正常,你看刚刚, 你都把我弄成那样啦……」或许是看到我的迟疑,青青马上转移了话题,表扬起 来我了,当然她这也是让我树立男人的信心吗。
 
  随后我们一起嬉笑的洗着澡,当然我的阳具会又再次的雄起,而青青则认真 的对我说:「色鬼,这澡是不是准备洗到明天啊,明天还要上课呢。」
 
  虽然很想,可是我还是很听她的话,何况像我们这样在浴室中做爱,虽然很 刺激很爽,但是还是很提心吊胆的,万一在我们做爱做得忘记一切高声大呼时有 人进了男浴室那怎么办?
 
  一切清洗完之后,青青坏坏的对我一笑,然后问道:「你喜欢我的什么地方 啊?」
 
  我什么都没有说,而是亲自动身去擦拭青青身上的水珠,隔着毛巾,从她的 头发到她那天使般的混血儿面孔,然后再到高高鼓起且一点都不下垂的乳房,然 后是明显收缩的细腰,再到令我醉生梦死的黑色倒三角地带,再是那性感无比的 大腿,不粗不细的小腿,最后才是那嫩嫩的小脚丫。
 
  从我这一系列认真的动作,青青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我是爱她身上的每一个 部位,每一寸肌肤,因为我觉得这些也确实值得我去喜欢去爱……
 
  「小坏蛋,被你这一害,我们这个澡洗了一个多小时啦,快回去早点休息, 明天还要上课呢。」
 
  「我可没害你啊,如果是害你的话刚刚你怎么没有痛苦的表情啊,我看全是 幸福的样子呢。」
 
  她又是习惯性的等了我一眼。
 
  我对着她的耳朵轻轻说道:「宝贝你也累了,早点睡觉,其他的事情我会为 你想好的,明天晚上我给盒东西给你,BYE ……对了,你先出去,看看外面有没 有人。」
 
  青青先是一怔,然后马上明白了我明天要给盒什么东西给她,然后又是坏坏 的一笑,开门出去了。
 
  「怎么大家都睡着啦!」她很顽皮的一句自言自语后,就小跑回自己房间去 啦。(四)
 
  第二天早上起来,精神从来没这么好过,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彻底的释放了 多年来一直压抑的欲火?我想应该是的,要不怎么以前没这么好,偏偏今天会这 么好呢,有句话叫恋爱中的女人最美丽,而我创造一句话就是性爱后的男人最精 神。
 
  回想昨天晚上在女浴室,和我的青青在里面翻云覆雨,共同达到性爱的最高 峰……
 
  中午下完课后,请了假出去购物,昨天晚上我可给了青青承诺,要她放心, 所有的其他事情我都会办好的,这当然包括安全问题啦。一个负责任的男人绝对 不是那种干完后拉上裤子就走人然后什么都交给女人去做的那种家伙。
 
  在一个自选大药房,我找了半天都找不到以前听别人说起的那个什么事后避 孕药,毕竟是第一次来买这样的成人用品,说实话真的是害羞极了,本打算就此 回去,然后叫更加有经验的阿涛帮我买的,可是刚准备往回走,我突然想起了我 昨天给青青的承诺,如果我连避孕药都不敢自己去买,那我凭什么去做一个有责 任心的男人?
 
  厚着脸皮,咬着牙齿,终于对那个服务女生勇敢的问了句:「请问那个事后 避孕药在什么位置。」
 
  在得到答复后我镇静的走了过去,我想那时候的我已经不再害羞不再胆小, 因为我知道害羞胆小的我是不够资格去做青青的男人的,在避孕药的旁边我还看 见了安全套,记得以前看过类似的知识,吃药太多对女人身体不好,所以我当时 豪不犹豫的拿了3 盒……
 
  下午上课的时候,我一直在反复的、好奇的、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今天买来的 避孕药,那个说明书我起码读了有n 遍,呵呵,长这么大读了十多年的书还从没 有哪段文字让我看那么久的。
 
  下午的两节课很快就在我一遍遍看说明书的过程中度过啦,下课铃响过后, 我们班的同学因为都是干部,可能各种各样的活动啊饭局啊比较的多,如果不是 到那种非要复习不可的局面下,几乎是不会有人在吃饭时间留在教室学习的。 
  平时的我在这个时候恐怕早就已经回自己房间换好衣服去锻炼啦,而今天我 却想利用这样一个没人的绝好条件,在学校的公众场合和青青见一次面,然后把 昨天晚上承诺她的安全物品给她。
 
  想到这,我马上拿起我的三菱M 720 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
 
  「喂……啵——有没有想我啊……?」电话刚一接通从话筒里就传来这么甜 美的声音,我听了后当然是兴奋不已。
 
  「我的宝贝青青,我当然是想得你不得了啊,你在哪啊?」
 
  「怎么啦?我刚刚回宿舍啊,一会就要吃饭啦,怎么,你没回宿舍吗?」 
  「没有呢,我今天出去买了点东西,是给你吃的,我想现在就给你,可是我 总不能在有人的地方给你那样的东西吧,给别人看见了对你的影响太坏了,所以 呢我现在就在我们班的这个空荡荡的教室里……」我还没说完,她就打断了我的 话。
 
  「你是要我过来吧,我现在就来拿你给我买的吃的东西,如果不能饱肚子的 话你可要负责我的晚饭哦。嘻嘻……」
 
  「好的,亲爱的,我等你,BYE ……啵~~~」
 
  挂完电话后我就开始整理我的书本,准备等我的青青来了后就把东西给她, 然后我们就出去吃饭,整理完书本大约等了5 分钟,一天没见的青青就把我虚掩 的门轻轻的推开,然后很灵巧的就闪了进来。
 
  可能是怕别人看见我们两个人在这莫名其妙的见面吧,青青接着就下意识的 把门给碰上啦。我看着今天的青青,没有带帽子,一头刚刚过肩的乌黑亮丽秀发 绝对不亚于任何一位知名洗发水广告中的模特,只是今天整齐的用一个水晶发夹 给盘住。
 
  由于今天我们是在正课时间,而且是刚下课,所以,她是一身笔挺利索的军 装,里面的衬衣上系着条红红的制式领带,两条裤缝是那样的直,再搭配着脚上 那双黑色的中根女式皮鞋,给人的感觉就是那样的有气质,那样的受人尊敬。 
  「怎么啦,小坏蛋,第一次看我穿军装吗?」
 
  「哪里哪里,以前看的时候很想仔细的看,可是由于怕你觉得我下流,就不 敢看太久太仔细,今天终于仔细的看清楚啦,我们的上尉同志是那么的有气质, 我向你敬礼!」接着一个开玩笑式的敬礼动作。
 
  「哼,以前怕我说你下流,今天就不怕啦?下流。」她说下流两个字的时候 一点都让人感觉不出来那种责怪,更多的只是让人觉得是在故意气我,而我可不 会放过这个机会,我也得好好的气气她。
 
  「那好,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下流啦,也就是说我再也不看你啦。」于是我 就闭着眼睛,一幅真的不再看她的样子。
 
  慢慢的,过了一会,我的鼻子闻到了一股非常舒服的香水味,因为我对于女 人的化装品从来不感冒,所以不知道是什么香水,反正绝对不是那种很烂的次品 吧,给人的感觉就是一闻了后就是感觉舒服自在,想不停的继续闻,而后我又感 觉到有对丰满的臀部坐上了我的大腿,一双滑嫩的小手圈住了我的脖子。
 
  为了证实这一切是真的,我把眼睛猛的一睁开,看见的还是那张长得像混血 儿模特的面孔,一双大大的眼睛正同时间也在注视着我的眼睛。
 
  一幅得意的笑容:「你不是说不再下流、不再看我了吗?怎么又说话不算话 啊?」
 
  我投降啦!
 
  「我舍不得你……」然后就是一个深深的法国式湿吻,双手则从背后抓住她 的臀部,吻到动情处,双方的舌头都不住的加力去挑逗对方。
 
  我推开了她,然后再次用眼睛注视着她,我想她肯定
上一篇:爱的付出 下一篇:女厕里的守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