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战国兰斯外传:穿越者塞利卡】4

【战国兰斯外传:穿越者塞利卡】4

添加:来源:abiapr.com人气:17423

几天后,当我在房间里看书时,突然感觉到有两个目光正在盯着我看,我假
装没有发现,然后不动声色的把手放在我的剑上。
  「忍忍,这个人就是织田家的异人吗?真的长的好像女人耶!」
  「嗯……好漂亮的红色头发,就好像是火焰一样。」
  突然间,我迅速的把剑拔了出来,并朝着天花板砍了两刀,天花板就这样被
我开了一个洞,然后有两只小狸猫从上面掉了下来,正是前来侦查的半藏和忠次。
  我说道:「什么啊!原来只是两只狸猫啊!」
  半藏慌张的说道:「糟了!居然被人给发现了!」
  忠次掏出苦无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只有杀人灭口啦!」
  这时火钵跑过来问道:「主人,发生什么事了?咦?怎么会有狸猫?」
  我说道:「火钵,你待会儿去厨房把锅子洗一洗,我们今晚吃狸猫火锅。」
  「咦?!狸…狸猫火锅!」半藏惊讶的大叫。
  忠次也被吓到酒醒了,紧张的说道:「大…大侠,不对!大…大爷!请您饶
了我们一命吧!我们上有高堂,下有妻小,他们还在等我们回去啊!」
  我冷冷的说道:「你们是三河的德川家康派来的吧?你们回去告诉家康,叫
他给我安份一点,不然我明天血洗三河,然后请大家吃狸猫火锅!」
  「咦?!!知…知道了!」
  「我们一定会转达的!」
  两人话一说完就赶紧离去,火钵疑惑的问道:「主人,今晚不吃狸猫火锅了
吗?」
  我摸摸火钵的头说:「今晚改吃猪肉火锅吧!我们先去买菜,等煮好的时候
再把香跟铃女给叫来,大家一起吃!」
  「是!」火钵回应一声后,赶紧去拿菜篮子,我们就到菜市场去买菜。
  而逃跑的半藏跟忠次,在回到三河之后,自然是跟家康吹虚一番自已是何等
英勇,又是如何跟敌人大战三百多个回合后再逃回来的。
  家康一边听,一边想:「这两个臭小子应该是被敌人给放跑了吧?唉~~真
是没用!不过算啦!还是先储存实力,等以后再找机会跟织田家决战吧!」
  虽然家康看起来很呆,但他是狸猫妖怪中最聪明的一个,他很清楚什么时候
应该攻,什么时候应该守,所以他才能爬到三河国国主的这个位子。
  在美浓北边的德克萨斯(越前地区),原本是有许多的小大名势力在互相争
斗,但他们最后都被朝仓义景所统领的朝仓家给吸收掉,最后统一并合称为「浅
井朝仓家」。
  朝仓义景是个年纪很大的僧侣,他膝下儿女众多,其中以宝贝女儿雪姬最为
漂亮,义景把她视为掌上明珠,雪姬的哥哥们也对她疼爱有加,而雪姬也是个善
良,且孝顺的好女孩,在百姓们心中也很有人气,甚至还有人以「北陆第一美女」
还称呼她。
  义景的儿女们全都是他用来当作政治联姻的棋子,但是他并非那种不顾儿女
的幸福,只为了外交就把儿女当作筹码的人,他会先询问儿女的意见,之后再作
决定。
  除此之外,义景也是个擅於政治的人,在他的治理下,朝仓家渐渐的走向富
强,他主张不用武力,而是用政治与外交来扩大势力。
  某一天,朝仓家正在举办例行会议,义景说道:「最近织田家扩大了不少势
力,哼!像那种只会用武力来夺取他人城池的行为实在是太野蛮了!只有靠政治
和外交,这样双方才不会伤和气,这才是永续和平的方法,你们几个都要牢记在
心,知道吗?」
  全体:「知道了!主公。」
  义景问道:「一郎啊!和上杉家交涉的情况如何了啊?」
  长男朝仓一郎说道:「上杉家那边拒绝与我们合并,不过她们说若是同盟的
话那倒是可以。」
  义景说道:「嗯……只愿意接受同盟吗?那样也好,上杉谦信不会背信弃义,
若能保持同盟关系,对我们将来也是会有帮助的!次郎啊!武田家那边又如何啊?」
  次男朝仓次郎说道:「武田家那边太困难了!因为他们很团结,而且几乎是
把当家信玄奉为神明,我目前已经跟武田的几名重臣搭上线了,恐怕还要再一点
时间。」
  义景说道:「嗯……不能勉强,小心行事吧!三郎啊!织田家那边又如何啊?」
  三男朝仓三郎说道:「织田家那边我已经派使者去拉拢异人塞利卡了,我想
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
  义景心想:「嗯……目前织田家是由那个异世界之人塞利卡在掌权,若能与
把他拉拢过来,想必就能合并织田家了,但是……他居然自称是弑神者,这个称
号实在是过於狂妄!而且他的品性也有点……但又听说不少他在战场上立下战功
的传闻,像是那个一夜城就很值得讚赏,嗯……还是先静观其变吧?」
  这时,朝仓家的使者带着一名叫桩的美女来到了织田家,三郎在知道我喜欢
美女后,便打算用美女来色诱我,好让我答应两家合并一事,但这种雕虫小技我
岂会上当,我先是尽情的享受一下了桩之后,假装满意的说道:「你们带来的这
个叫桩的女孩还真是不错!我很满意!」
  使者恭敬的说道:「您觉得满意真是太好了!那我们两家合并一事考虑的如
何呢?」
  「那个恕我拒绝!」
  「咦?!这……这是为什么呢?」使者惊讶的说道。
  我正经的说道:「因为我与朝仓义景的理念不和!用政治和外交虽然能免於
战争,但是国家的武力不强的话,那是无法保护百姓们的!你回去告诉义景,如
果他再不改变国家的方针的话,那么迟早有一天朝仓家也会被乱世的洪流给吞没
的!」
  使者回去之后把我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义景,义景听完后勃然大怒,并完全
撤销了要与织田家合并的计画,完全不知朝仓家再过不久就会被我给消灭掉。
  话说我从信长那里获得出兵许可之后,我先是拟定了一些作战计画,然后把
众将招集起来开军事会议。
  我说道:「我们下一个目标就是伊贺,现在织田家的领土增大不少,那么就
需要优秀的忍者来帮忙守护,而伊贺忍者十分的优秀,所以此战不光是要战胜伊
贺,同时也要让他们了解到实力的差距,这样招降他们的时候会更有说服力!大
家快去做好准备吧!」
  在我的命令下,众将们回去整装待发,随时听候我的差遣,隔天我便率领着
大军,威风凛凛的出发了。
  这时犬嗣接获了织田军宣战的消息,犬嗣冷笑的说:「哼!宣战了是吗?那
么想死的话,尽管放马过来吧!我会让你们见识一下忍者的厉害!」
  犬嗣立刻招集部下,并下达各种指示,部下们在接到命令后,全都前去执行
自已的任务。
  几天后,我率领着大军前来攻打伊贺的子城—伊贺上野城,并在城外附近紮
营。
  我向铃女问道:「等一下就要跟你以前的同伴战斗了,你不会觉得难过吗?」
  铃女摇摇头说:「昨天的朋友可能就是今天的敌人,这就是战国乱世的可悲
之处,而我们身为忍者自然是把感情给抛弃掉,全都以任务为优先,塞利卡你要
小心一点喔!因为我们已经到伊贺的领地了,天知道何时会有刺客来暗杀……」
  铃女话还没有说完,就赶紧抽出一支苦无,挡下了刺客丢过来的暗器。
  躲在一旁的刺客大吃一惊,正打算逃走的时候,突然后脑勺中了铃女一支苦
无,整个人就直接应声倒地。
  铃女无奈的说:「哎呀呀!我话都还没有说完就出现刺客了!看来这场仗可
难打啰!」
  我笑着说:「不是有你在吗?你应该能够看穿敌人设下的陷阱和暗号吧?」
  「那有什么困难呢?放心交给我吧!」铃女拍拍胸部,信心十足的说道。
  接下来,两军开始正式交战,由於伊贺忍者人数较少,所以他们都是採用打
带跑战术,打算把织田军引诱到陷阱里,然后再一举消灭。
  不过我军靠着铃女的力量,成功的躲过一个又一个的陷阱,虽然进军速度非
常缓慢,但我军并没有什么重大伤亡,最后我军花了五天的时间,终於攻下了伊
贺上野城。
  当天晚上,我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心想:「进军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这样有
愧於常胜军织田家的威名,我看只好使出杀手锏了!」
  这时我大声的叫道:「月光!月光你在吗?」
  突然间,月光直接出现在我的面前,恭敬的问道:「塞利卡大人,请问您有
什么吩咐?」
  我问道:「月光,你打得过伊贺的首领犬嗣吗?」
  月光沉默了一下,说道:「实不相瞒,犬嗣当年曾是我的部下,虽然不知道
他这些年忍术是否有进步?但我想我应该还是能战胜他。」
  我说道:「你有这个自信就好!我打算一口气跟犬嗣分出胜负,所以我要你
去跟他单挑,但是别杀了他,只要把他绑起来就好,待会儿我跟铃女会去找他谈
判。」
  月光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先去做好准备的!」
  月光话一说完就消失不见,而我则去找铃女,准备待会儿要进行的计画。
  此时犬嗣也在查看地图,心想:「战况似乎有些不太顺利,因为铃女把我们
的陷阱都给看穿了,所以敌军的损伤才会不大,看来只能改变战术,必要时多派
一点人去暗杀……」
  突然犬嗣察觉到一丝杀气,下意识的抽出一支苦无,朝着无人的角落丢了过
去,而苦无像是被什么给弹开了一样,直接掉到了地上。
  这时有一名男子出现在犬嗣的眼前,只见他一身黑衣,而且还少了一只手臂,
犬嗣难得露出很惊讶的表情,因为他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还活着。
  「你是……月光队长吗?」(因为月光一直隐藏的很好,所以就连犬嗣也不
知道月光回到了织田家的消息。)
  「看来你还记得我啊!犬嗣。」月光冷冷的说,全身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气。
  犬嗣赶紧摆好架式说道:「我记得你之前就死在妖怪战争中了,想不到你居
然还活着。」
  月光淡淡的说:「我并不是还活着,事实上这个时代的我已经死了,我是在
大战中因为意外而被传送到这个时代,所以我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犬嗣有些惊讶,虽然他不知道月光说的话是真是假,但从对方散发出来的杀
气来看,眼前的这个人确实是月光队长没错。
  犬嗣问道:「你是被派来杀我的吗?」
  月光摇摇头说:「不,塞利卡大人有意要招揽伊贺忍者,所以他要我把你给
活捉,我劝你乖乖的投降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犬嗣怒道:「要我投降?不要作梦了!我好不容易才带着大家从织田家手中
独立,又怎么可能再回去当武士的走狗!」
  月光无奈的说道:「你还真是目光短浅呢!接招吧!」
  月光话一说完便攻了过去,犬嗣赶紧抵挡,两人在房间里展开一场激战。
  这时犬嗣吹了一声口哨,突然有几只忍犬冲了出来,并朝着月光扑了过去。
  月光赶紧投下烟雾弹,刺鼻的浓烟让忍犬们动弹不得,犬嗣大惊,赶紧打开
窗户让浓烟散去。
  这时月光发动忍术,犬嗣突然觉得自已动弹不得,然后整个人倒了下来。
  「呜……这…这是?」
  「你忘记了吗?每当有人违抗命令时,我都会用这招逼对方听话的!」月光
话一说完,直接一脚踩在犬嗣的脸上,狠狠的羞辱一番。
  之后月光把犬嗣给五花大绑,并点了他几个穴道,以免犬嗣趁机乱来。
  这时我跟铃女来到了现场,看到犬嗣的惨状,铃女惊讶的说道:「哇啊啊!
想不到犬嗣大人真的被打败了!」
  「铃女……还有……你就是织田家的异人塞利卡吗?」
  「你就是伊贺的首领,忍者王犬嗣吗?我就是弑神者塞利卡,我今天是来跟
你谈一谈的。」
  犬嗣不悦的说:「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要我回去再当武士的走狗,作梦!」
  我无奈的说道:「我不是要你当武士的走狗,而是我们的同伴,不相信的话
……月光,把犬嗣身上的绳子给解开,另外你有下忍术或是什么招式的话也全都
解开。」
  「知道了。」月光小心的把犬嗣身上的绳子给解开,并紧盯着他每一个动作,
免得犬嗣趁机逃走。
  绳子和穴道都被解开之后,犬嗣觉得身体轻松了不少,但他不可能因为这样
就愿意投降。
  我说道:「犬嗣,我再拜託你一次,希望你们伊贺忍者能够投降,我需要你
们的力量,拜託你!」
  我话一说完就把头给低了下去,铃女和月光都有些惊讶,因为他们知道我就
算是在君主信长的面前也不会低头,更何况是在一介忍者的面前。
  犬嗣说道:「就算你低头了也没有用!你们武士讲的话都不能信!谁知道你
们将来会不会又把我们当成弃子来看待。」
  我大声的说道:「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武士是我的左右手,而你们忍者
是我的眼睛跟耳朵,又有谁会无聊到去把自已的眼睛跟耳朵给割掉呢!」
  这时铃女劝道:「哎呀!犬嗣大人您就不要再硬撑了啦!你应该知道塞利卡
不是那种人才对!而且……你当初是为了让大家脱离弹正蜘蛛的魔掌,才会带着
大家独立的不是吗?」
  「弹正蜘蛛?」
  「就是前大和国的领主,他是一个卑鄙无耻,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
傢伙,铃女最讨厌那种人了!」铃女有些气愤的说道。
  我心想:「弹正蜘蛛指的应该就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松永久秀,弹正之名指的
是久秀的官职弹正少弼,蜘蛛之名指的是久秀的名茶釜—古天明平蜘蛛,再加上
又是大和的前领主,那就应该没有错了。」
  这时犬嗣问道:「铃女,你在织田家快乐吗?」
  铃女笑道:「铃女每一天都很快乐,犬嗣大人您也一起来吧!与其待在死气
沉沉的伊贺,不如到热闹的织田来,这样会比较好喔!」
  我说道:「犬嗣,我会帮助你消灭掉弹正蜘蛛,我也会善待伊贺忍者,所以
……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遵守我的承诺的!」
  犬嗣冷笑的说:「不必了!消灭弹正蜘蛛一事,我一定要亲自来处理,这样
才有意义,至於加入织田家嘛……既然铃女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答应吧!」
  「好耶!这样铃女就不用跟大家战斗啰!」铃女高兴的叫道。
  就这样,伊贺忍者在首领犬嗣的命令下,全都归顺於织田家,犬嗣来到香的
面前以示臣服,由於信长的身体还没有好,所以家主的工作就落到了香的身上,
对於犬嗣的加入香也很高兴,并诚心的欢迎忍者们的到来。
  人物介绍:
  姓名:徳川家康等级:55/ 55兵种:武士武器:武士刀简介:体型巨大
的狸猫妖怪,喜欢吃天妇罗,在杀掉了德川的原家主后,取而代之成为德川家的
新主人,意图建立属於自已的国家。
  姓名:本多忠胜等级:40/ 45兵种:武士武器:长枪简介:体型巨大的
狸猫妖怪,喜欢帮人按摩,但下手不知轻重,而害得人多处受伤,沉默寡言,不
爱说话。
  姓名:井伊直政等级:24/ 29兵种:武士武器:武士刀简介:体型娇小
的狸猫妖怪,喜欢有尾巴的动物,特别是武田骑兵的陆行鸟。
  姓名:酒井忠次等级:27/ 32兵种:忍者武器:手里剑简介:体型娇小
的狸猫妖怪,喜欢喝酒。br/>  姓名:服部半藏等级:24/ 29兵种:忍者武器:手里剑简介:体型娇小
的狸猫妖怪,经常负责侦查任务。
  姓名:神原康政等级:25/ 60兵种:足轻简介:体型娇小的狸猫妖怪,
经常在打瞌睡。
  姓名:战姬年龄:21岁等级:35/ 65兵种:足轻武器:薙刀必杀:三
河乱舞技能:枪战斗Lv2、幸运Lv1、家事Lv2、育儿Lv1简介:本名
德川千,因个性好战而有「战姬」的名号,被徳川家康囚禁於地牢,非常喜欢打
撤退战,很享受生死一瞬间的快感,但有时会不知分寸,而让自已陷入危机。
  第8章:德川家的战姬
  话说我在收服了伊贺忍者之后,我将忍者部队重新编排,除了挑选出战斗力
最强的忍者部队之外,我还组织一支最擅长侦查、谍报的忍者部队,当作是我的
耳目,我派他们到全国各地去搜集情报,很快的各国的消息全都传了回来。
  某一天,我和铃女去参观忍者学校,这可是难得能够近距离观察忍者们学校
生活的机会,我可不想错过!
  当我们抵达目的地时,铃女对一名正在扫地的老人家打招呼道:「老校长,
好久不见了!」
  「哎呀!这不是铃女吗?还真是好久不见啦!」校长高兴的说道。
  铃女说道:「我还以为老校长已经退休了呢!原来你还在啊!」
  校长无奈的说:「毕竟这工作也得有人来做啊!嗯?这位是?」
  我说道:「我是织田家的弑神者塞利卡,请多指教!」
  「喔!原来阁下就是那传说中的织田家的异人,老夫久闻阁下大人,今日有
幸相见真是高兴!」校长客气的说道。
  铃女说道:「校长,我们今天是来参观学校的,顺便来看看我的那些学妹,
对了!女忍者科的情况如何了呢?」
  校长无奈的说:「还不是老样子,招生困难啊!」
  我问道:「女忍者很难培养吗?」
  铃女答道:「女忍者的要求比一般的忍者还要高上很多,首先条件就是脸要
长的漂亮,其次是身材要好!」
  校长接着说道:「其实真正困难的地方是在训练的过程,因为女忍者要精通
忍术、暗杀术,还有房中术,除此之外抗药性也要很强,即便是事先服用了解毒
药,但也有在修练的途中就死掉的案例。」
  「原来如此……对了,我可以去参观房中术的修练吗?」我问道。
  「当然可以啰!刚好一年甲班正在上课,铃女你带塞利卡大人过去吧!」
  「好的!塞利卡你跟我来吧!教室在这边喔!」铃女手指着前方说道。
  当我们来到教室的时候,许多女孩们都在为她们的学姐铃女的到来感到高兴,
铃女也很热情的跟她们打招呼,很显然铃女不管是在哪里都很受到欢迎的样子。
  铃女问道:「老师,你们今天是上什么课呢?」
  女忍者老师说道:「今天我们教的是房中术的夹紧,铃女你要来做示范吗?」
  铃女摇摇头说:「不了,我今天是来参观的,不如这样好了,让塞利卡来当
学妹们的练习对象吧!」
  「咦?可以吗?」我好奇的问道。
  女忍者老师高兴的说:「当然可以啰!刚好可以让大家多接触一些不同类型
的对象,那就麻烦您啰!」
  於是,我全身脱光的躺在床上,班上的女忍者们全都围了过来,对着我的裸
体和大肉棒指指点点的说道。
  「好大喔!这就是异人的肉棒吗?」
  「比以前的练习对象还要大的多,先拿尺来量量看,然后要记下来。」
  这时有一名女忍者胯坐在我的身上,说道:「塞利卡大人,我是今天来跟您
练习的目白,请多指教!」
  「彼此彼此!」
  目白掀起了自已的裙子,将我的肉棒对准了自已的小穴,然后慢慢的坐了下
去。
  「呜……好…好大啊……」
  虽然目白试着放松自已,但无奈我的肉棒实在是太大了,对她们这些孩未成
年的孩子们来说,实在是很吃力。
  目白发出阵阵呻吟:「老…老师……这个人的肉棒……太大了啦!」
  老师鼓励道:「这个世界上也是有这个样子的人啊!目白加油!你可以的!」
  「嗯,好的!」受到了老师的鼓励,目白开始试着上下套弄,嘴里也发出呻
吟声来。
  「啊啊……好大……好粗……啊啊……人家的小穴……塞的满满的……」
  看到目白开始发浪,其他的女忍者们也都脸红心跳起来,不过有些人还是专
注在我的肉棒上。
  作笔记的女孩说道:「刚刚量了一下,大约有25公分长吧!武士大人的肉
棒会这么长,难道是因为是异人的关系吗?」
  我说道:「跟那个无关啦!我这个是天生神力,不信你们看!」
  我发动性魔法,只见肉棒稍微缩小了一点,刚好是目白小穴的深度,大小变
的适中后,目白套弄的动作也变的顺畅不少,女孩们看到后全都惊呼连连。
  「好厉害!肉棒变小了耶!」
  「明明刚才还有那么大,但是现在却变小了。」
  我笑着说道:「真正厉害的还在后头呢!目白你先停下来,然后整个人不要
动喔!」
  目白听话的停了下来,然后我再用性魔法的另一个能力,只见目白整个人突
然前后左右的摇晃了起来。
  高额头的女孩惊讶的说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武士大人腰都没有
动,目白是你人在动吗?」
  目白摇摇头说:「没有啊!是武士大人的肉棒自已……啊啊……感觉……好
舒服喔!」
  看到我不需要用到手和腰部,仅仅是靠着肉棒本身的力量,就把一个女孩子
给干的爽歪歪,其他人看的全都既羨慕又嫉妒。
  这时铃女说道:「好了啦!塞利卡你也该住手了吧!你再玩下去的话,大家
课都不用上了。」
  「说的也是。」我话一说完就停下了肉棒,而目白也在刚刚达到了一个小高
潮,整张脸看起来有些红红的。
  老师说道:「好了!大家仔细看喔!现在目白已经把肉棒给吞进去了,这个
时候要想办法让男人射出来才行!如果用一般的性交还没办法让男人射的话,这
个时候可以刺激男人的这里……」
  突然老师直接用手指插进了我的肛门,我忍不住叫了出来,目白也叫道:
「老师,武士大人的肉棒变大了。」
  老师解释道:「只要刺激男人的前列腺的话,男人就会变的很容易射精,另
外肉棒如果还没有完全勃起的话,那么它还可以变的更大!」
  这时所有人都紧盯着两人的交合处,只见粗大的肉棒把粉嫩的小穴给塞的满
满的,目白感觉有些吃力,身体也变的越来越热。
  老师继续说道:「大家要记得!在性交的时候,一定要把小穴给弄湿,不然
的话,男人的肉棒一插进来,很可能会造成撕裂伤,那可是很痛的喔!」
  接着老师要目白继续套弄,目白吃力的开始扭腰摆臀起来,两人的性器发出
「噗滋!噗滋!」的水声。
  这时同学们开始问问题,老师全都一一解答,突然我感受到一股冲动。
  老师问道:「武士大人,您怎么了吗?」
  我说道:「感觉挺爽的!我好像……好像要射了!」
  「不可以喔!还请您忍耐一下。」
  「什么?为什么?」我惊讶的问道。
  老师正经的答道:「我们这里可不是妓院,所以不是说你想射就可以射,别
忘了!你现在是上课的教材,在我说可以之前,你都要忍耐知道吗?」
  「知…知道了。」我感觉有点无奈,但也只能继续忍下去了。
  老师继续说道:「那么…开始今天的主题『夹紧』吧!使用夹紧的地方大约
是男人的这里……」
  老师一边说,一边用教鞭摩擦我的肉棒,害的我又忍不住叫了出来。
  「这里是男人比较敏感的地方,只要重点的摩擦这里的话,那么男人就会射
了。」
  这时老师要目白开始操作,感受到阴道的摩擦,我再也忍耐不住,我不顾老
师的反对,直接搂着目白的腰开始激烈的猛干,目白被干的娇喘连连,一旁的女
孩们全都惊呼不已。
  突然间,我将肉棒抵住目白的小穴深处,然后精关一开,大量的精液全都喷
了出来。
  目白浪叫道:「啊啊……好厉害……武士大人的射精……力道好强……啊啊
……」
  「哇啊啊!射的好多喔!」
  「好厉害喔!」
  正当我爽完的时候,老师突然说道:「武士大人,请您保持着这个姿势不要
动。」
  「啊!是……」
  老师问道:「目白,武士大人刚才已经射了,肉棒是不是稍微变小了点呢?」
  「是的,老师。」
  「那么就这样夹紧吧!」
  「是的,老师。」目白话一说完,马上使劲的用小穴夹紧我的肉棒,我感受
到一股快感传遍全身。
  「很好,接下来……」
  之后整堂课在老师的讲解,以及目白的示范下便结束了,我在课程中爽快的
射了三次精,感觉非常满足。
  在回家的路上,我说道:「感觉真是痛快!下一次有空的话,我还想再来呢!」
  铃女说道:「可是下一次就不保证性命了喔!房中术的课大多都与暗杀有关,
今天还好是夹紧,如果是夹断的话,塞利卡你的肉棒就不保了!」
  「那还是算了吧!对了,等到资金充足的时候,我再来扩建忍者学校吧!忍
者多一点,对打仗还是其它方面都会很有用的!」
  之后,在织田家的资助下,忍者学校扩建成功,看到那全新的校舍和训练设
施,不但吸引了许多人来入学,就连在校生的素质也都提升了不少。
  后来有一天,铃女早上跟我请了假,说是要回伊贺一趟,当她回来的时候,
我问道:「铃女,你今天回伊贺是去做什么了?」
  铃女说道:「我今天是回学校去参加一个学妹的丧礼。」
  「丧礼?是因为出任务而殉职了吗?」
  铃女摇摇头说:「不是,是因为寿命到了,女忍者寿命都很短,一般很难活
到二十岁,像铃女这样已经算是很长寿了!」
  这时,我温柔的抱着铃女说道:「铃女,我一定会找到让你延续性命的方法
的,我们将来还要到大陆去冒险,所以我们都要很长寿才行!」
  虽然铃女知道我这只是在安慰她而已,但她还是很高兴的说:「哎呀!塞利
卡你在说什么傻话啊!真肉麻~!铃女我可是超级女忍者喔!我一定能长命百岁,
活的比塞利卡你还要久的!」
  「呵呵,我很期待喔!」
  因为我们两人的羁绊,铃女对我的好感度达到最高点,成功的达成「爱情」
Clear。
  在那之后的某天,犬嗣从部下的口中得知了弹正蜘蛛的情报,犬嗣兴奋的说:
「终於找到你了!弹正蜘蛛,这一次一定要亲手解决你!」
  我问道:「他曾经逃出你的手掌心吗?」
  犬嗣答道:「对!那傢伙很狡猾,经常用替身来矇骗敌人,不过我的忍犬们
已经记住了那傢伙所留下来的味道,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失手的!」
  为了确保能够干掉弹正蜘蛛,我、铃女、月光还有小忍也跟着参战,我们在
森林中找到一座十分隐密的城堡,犬嗣率领着伊贺忍者们杀了进去,在一场大混
战之中,弹正蜘蛛从密道逃跑。
  「呼……呼……逃到这里应该就没事了吧?」
  「找到你了!弹正蜘蛛。」
  听到犬嗣的声音,弹正蜘蛛转身一看,只见犬嗣带了几只忍犬出现在他的面
前。
  弹正蜘蛛愤怒的说:「可恶的犬嗣!只不过是区区的一介忍者,居然如此无
礼!」
  犬嗣冷笑的说:「被区区一介忍者给逼到绝境的你,不管说什么都是没有用
的!」
  弹正蜘蛛嘲讽的说:「哼!你这傢伙!不是说不想当武士的走狗才独立的吗?
现在又投了织田麾下,呵呵~~还真是没有节操啊!」
  「你废话说完了吧?那就可以去死了!」犬嗣话一说完,就一刀砍下了弹正
蜘蛛的脑袋。
  「汪!汪!汪!」
  犬嗣抚着说忍犬们的头,静静的说道:「哼!终於结束了。」
  在那之后的某天,犬嗣跟我说道:「在琵琶湖发现疑似弹正蜘蛛的人影。」
  我问道:「弹正蜘蛛?那傢伙不是被你杀了吗?」
  犬嗣说道:「之前的那一个只是个替身而已,弹正蜘蛛让替身穿上自已的衣
服,藉此来矇骗忍犬们的鼻子,不过这一次我不会让他跑了!我一定要……」
  犬嗣的话还没有来的及说完,铃女就拿了一个首级桶走到大家的面前。
  铃女笑道:「犬嗣大人你看!这是我带给你的礼物喔!」
  「礼物?」犬嗣好奇的把首级桶给打开,看到里面装的人头,惊讶的说道:
「这…这是?弹正蜘蛛?」
  铃女笑道:「嘻嘻!铃女今天去琵琶湖钓鱼的时候,看到有一个人鬼鬼祟祟
的,我好奇的跟踪了他一下,想不到他居然是弹正蜘蛛,我就顺手把他给杀了,
然后把他的首级给带了回来,怎么样啊?犬嗣大人,你是不是很高兴啊?」
  「啊……哈哈……弹正蜘蛛被铃女给杀了……哈哈……」
  看着弹正蜘蛛的首级,犬嗣突然傻笑起来,两眼还有些无神,一直以来,犬
嗣都把弹正蜘蛛当成自已的死敌,就连作梦都会梦到想杀了他,但是想不到最后
居然是被铃女给杀了。
  后来,犬嗣消沉了几天,一直以来的生活目标突然被打乱,让他有些难以适
应,不过他马上就重新振作起来,再次踏上了战场,并立下无数的战功。
  之后人们便称呼铃女、月光、犬嗣为织田家的「三忍」,三忍靠着高超的忍
术和多样化的技巧,帮织田家带来一场又一场的胜利,他们不但受到了人们所景
仰,而他们的名字也将会被继续流传下去。
  在那之后,我见伊贺已经平定,便把目标投向三河的德川家。
  我在众人面前说道:「各位,我们下一个目标是三河的德川,如同大家所知
道的,三河原本是人类所生活的地方,但是被突然出现的狸猫妖怪们给佔领了,
此次我们有足够的攻击口实,我们要协助三河的百姓们,将三河给夺回来,还要
把狸猫妖怪给赶出去!」
  「喔喔喔喔喔!!!」听到我这番话,有些武将们开始感到热血沸腾,忍不
住呐喊出来。
  我说道:「犬嗣,你派忍者到三河散佈消息,就说三河的百姓们肯帮我们对
抗德川家的话,事后三个月可以不用缴税,有能力的人还可以到织田家仕官。」
  「我知道了。」犬嗣点点头说。
  「其他的人就去做好出征的准备!明天早上七点准时出发!」
  「是!」
  在我的命令下,武将们全都回去整装待发,等候大战的来临。
  另一方面,德川家接获了我军要攻打三河的消息,家康冷笑的说:「哼!区
区的人类居然敢向我们挑战?」
  忠次问道:「老爹怎么办?要跟他们打吗?」
  家康说道:「原本在妖怪大战之后,妖怪与人类之间是不能互相侵犯的,但
是敌人既然都打过来了,那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就由我们来打败织田,然后再
趁势起兵,一举拿下天下!」
  半藏欢呼的叫道:「喔喔喔!老爹万岁!狸猫万岁!」
  忠胜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也举起拳头表示讚成。
  直政说道:「老爹!请让我来当先锋,我一定会取下敌将的首级的!」
  家康同意道:「好吧!直政,我就任命你为先锋,一定要赢喔!」
  「是!」直政拍拍肚子,表示自已胸有成竹。
  当我军抵达三河的时候,德川军已经摆好阵势,我看了一下敌人的配兵,心
想:「看来敌人还是以人类士兵为主,既然这样的话……」
  我转头对着胜家说道:「胜家,你嗓门比较大,你照着这张纸上写的,大声
的念出来!」
  「是!大人。」胜家先是清清嗓子,然后大声的说道:「各位德川家的士兵
们听着!我们织田此次不是为了侵略你们而来的,而是为了当地的百姓们,为了
帮助大家赶走狸猫妖怪,夺回属於你们的土地,如果你们愿意协助我们织田的话,
之后三个月可以不用缴税,有能力的人还可以到织田家仕官,请大家好好的想一
想,什么才是最好的!」
  胜家此言一出,德川家的士兵们开始互相窃窃私语,军心明显受到了动摇。
  直政喊道:「大家不要被骗了!说什么三个月可以不用缴税,这一定是骗人
的!三个月之后一定会用其它的理由来加重税金的!」
  此时我又拿了一张纸条给了胜家,胜家大声的喊道:「三河的百姓们啊!请
回想你们以前和平的生活,家康牠们这些狸猫妖怪们来了之后,你们的生活有比
较好吗?如果你们还渴望回到以前的生活的话,请你们现在拿起武器,我们织田
会协助你们夺回三河的!」
  我大声的喊道:「全军随我呐喊!杀狸猫,救三河!」
  「杀狸猫,救三河!、杀狸猫,救三河!、杀狸猫,救三河!」
  在我军士兵们整齐的呐喊之下,德川的士兵们全都人心恍恍,光是从这个呐
喊声中,就可以知道织田军确实如同传闻中的一样,军队训练的非常精良,而这
份呐喊正好激起了三河百姓们的救国意识,只见他们也跟着喊道。
  「杀狸猫,救三河!、杀狸猫,救三河!、杀狸猫,救三河!」
  「喂!你们……等一下!哇啊啊啊啊!!!」
  只见士兵们完全不听直政的指挥,开始朝着狸猫们发动攻击,其它的狸猫妖
怪全都乱成一团,虽然直政试着重整势态,但已经为时已晚,直政不得已只好杀
出一条血路,狼狈的逃回冈崎城。
  与德川军的首战,我军不费一兵一卒就获得了胜利,同时伊贺忍者们也开始
在三河地区散佈消息,三河的百姓们在听到这件事后,也都开始拿起武器,协助
织田军展开夺回三河的活动。
  另一方面,家康在得知直政惨败的消息后,他决定去向东海道的今川家请求
援军。
  东海道跟三河一样,原本也是由人类来治理的地区,但是某一天却被哈尼们
给佔领了。
  哈尼是兰斯世界的古老生物,遍於世界各地,同时也是A社游戏的招牌怪物,
哈尼外表长的跟现实世界的土偶一样,椭圆形的身体,脸上有三个洞,分别是眼
睛和嘴巴,两只短短的手,没有脚。
  哈尼很喜欢模仿人类,只要是好玩的游戏,他们就会玩得不亦乐乎,也因此
经常惹出许多麻烦,所以人类便跟哈尼们保持距离,但也有些哈尼们会到人类的
生活圈工作,像是酒馆的服务生,宅配的送货员等等。
  哈尼有许多颜色,颜色不同的哈尼强弱也不一样,由弱到强分别为:棕→绿
→蓝→红→黑→黄,棕哈尼很弱,就算是用拳头也能打碎;绿、蓝、红哈尼实力
较强,而且还会拿叉子来当武器;黑哈尼会用烟火来当武器;黄哈尼又称为超级
哈尼,战斗力很强,胸口会有S的字母图案。
  哈尼的战斗方式为拍击、武器攻击、哈尼光波等等,哈尼光波可以无视任何
的防禦,造成直接性的伤害,此外哈尼具有魔法免疫的特性,不管是多么厉害的
攻击魔法,对哈尼来说通通都是无效的。
  哈尼很喜欢眼镜娘,特别是戴眼镜又一副呆呆的小女生,足以让哈尼们陷入
疯狂,同时也因此惹出许多麻烦。
  哈尼的生殖方式为捏陶土,由一个雄性的哈尼与雌性的粉红色哈尼,也就是
哈尼子一起捏陶土,对哈尼来说这事一件非常神圣的事,如果被人偷窥了,那么
其他的哈尼们就会把对方给赶尽杀绝,等到陶土捏好了之后,哈尼们就会送进一
个叫哈尼之母的地方进行烧烤,烤好之后,一个哈尼就这样诞生了,但有时会跟
其他的土偶黏在一起,进而生出双胞胎的哈尼。
  黄金哈尼:一个巨大的金色哈尼,同时也是兰斯世界金币的来源,通常只有
在迷宫或是遗蹟里才能看到,黄金哈尼平时不会移动,但有时遇到状况就会活动
起来,黄金哈尼本身并没有任何价值,只有把打碎的屍体送去铸币厂铸成金币才
有用,而黄金哈尼本身也是个极具挑战性的BOSS。
  哈尼王:哈尼们的国王,白色的身体,头戴王冠,身穿披风,手持权杖,看
起来威风凛凛,哈尼王虽然是哈尼们的国王,但他不管事,平时也行踪不明,但
他依旧是哈尼们心中的偶像,哈尼王本身除了战斗力很强之外,同时也是一个法
力高强的魔法师,能够实现一般人无法达成的愿望,而哈尼王也是游戏里极具挑
战性的BOSS。
  (关於今川家的部份,我会在之后的章节再补充说明。)
  话说家康来到东海道的骏府城之后,今川的当家并没有亲自来会面他,而是
由其他的哈尼来负责。
  家康严肃的说道:「现在织田正在侵犯我三河领地,贵国可能就是他们下一
个目标,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大家团结起来,一同对抗织田吧!」
  哈尼喊道:「喔!大家一起打倒织田吧!哈尼吼!」
  家康:「哈尼吼!」
  哈尼:「哈尼吼!」
  事情谈完后,家康便回到了冈崎城,对於跟哈尼们交谈一事,家康觉得很厌
烦,因为哈尼们智商很低,又不爱听人说话,要与他们沟通真的很累。
  家康回到城里后,疲惫的说道:「唉~~要跟那些泥娃娃们讲话还真累!」
  半藏说道:「老爹你回来啊!啊!老爹身上都是哈尼味!这可不行喔!有身
份的狸猫可不能这样!」
  半藏赶紧帮家康喷香水,同时也帮家康按摩肩膀,家康满意的说道:「嗯~~
真舒服!」
  半藏问道:「老爹!辛苦你了!那些泥娃娃们骗到了吗?」
  家康说道:「嗯!这是当然的啰!后天援军就要来了,到时候战争也会比较
轻松了。」
  「那可不一定喔!」这时忠次拿了张宣传单跑了过来,说道:「老爹请你看
看这个。」
  「嗯?什么什么?」家康仔细的看了看宣传单后,惊讶的说道:「从明天开
始要举办一个星期的蹴鞠大会!……什么?!蹴鞠?那些泥娃娃们连脚都没有,
踢什么蹴鞠啊!」
  忠次说道:「最近今川家开始迷上了京都文化,像是什么茶道啦!蹴鞠啦!
还有写连歌等等,老爹,你说今川家派援军一事会不会因为这样而被取消啊?」
  家康气的撕烂了宣传单,怒道:「那些可恶的泥娃娃们!明明才刚答应了要
派援军,结果我前脚刚走,他们就全忘了!哼!等我收拾了织田,我一定要给他
们一点颜色瞧瞧!」
  由於请求援军一事被取消了,所以家康决定亲自率兵迎击,麾下的干部们也
都一同参战。
  另一方面,传令兵迅速的把这个消息给带了回来,说道:「传令!敌方大将
德川家康亲自出阵了,并於前方摆出鹤翼之阵,兵力大约一万五千人左右。」
  我心想:「鹤翼之阵?呵呵,虽然这里不是三方原,但我也可以学武田信玄
那样,把家康打得落花流水。」
  我喊道:「全军摆出鱼鳞之阵,当我打信号的时候,大家按照平常练习的方
式行动!」
  「是!」
  在我的命令下,织田军迅速的摆出鱼鳞之阵,家康看到后,喊道:「看来敌
人也摆好阵了,各位!敌军人数虽多,但我们是骄傲的狸猫妖怪!在这一战我们
要击败织田,然后趁势一统天下!」
  「喔喔喔喔喔!!!」
  「全军随我来!」
  在家康的命令下,德川军开始发动突击,我喊道:「第一阵出阵!」
  两军朝着对方冲了过来,发生了激烈的碰撞,士兵们互相砍杀对方,战场上
刀光剑影,战斗十分的激烈。
  「接招吧!喝啊啊!」家康奋勇杀敌,在众人面前身先士卒,虽然鼓舞了士
气,却不知自已早以掉入了我所设下的陷阱里。
  我喊道:「就是现在!打信号通知全军!」
  「是!」传令兵在我的命令下,先是对着天空射出了一支响箭,然后一名士
兵在长梯子上挥舞着红旗来打信号。
  众将们在看到信号后,立刻移动到指定的位置,不知不觉间,我军已经将敌
军给包围起来。
  直政慌张的喊道:「老爹!不好啦!我们被包围啦!」
  「什么?」家康环顾四周,发现德川军真的被包围了,生气的喊道:「可恶!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半藏说道:「老爹!敌军开始朝着我们攻过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要杀出去!从中央突破!」
  虽然家康的决定并没有错,但是军队被包围,这样很容易影响士气,再加上
我派伊贺忍者埋伏於其中,不知不觉中,就有几名足轻队长被暗杀了。
  「哇啊啊!队…队长被杀了!」
  「小心!有忍者!可能就躲在这附近。」
  由於队长被暗杀,所以足轻队整个乱成一团,再加上包围网越来越小,进而
导致德川军整个崩盘。
  「老爹!不好了!后军被击溃了!」
  「老爹!右翼也快被攻破了!」
  「呜……真是可恶!没办法了!撤退!撤退!」
  在家康的命令下,德川军开始撤退,而为了让家康能够顺利逃脱,半藏和忠
次施展忍法变成家康的样子,藉此来鱼目混珠,然后三个家康分别由忠胜、直政、
康政等三个部队来负责掩护撤退。
  这时我喊道:「敌军撤退了!大家快追啊!杀掉家康的人赏金五千!」
  听到我下令重赏,士兵们各个杀红了眼,全都拚命的去追杀家康。
  德川军在织田军的猛攻之下,很快就兵败如山倒,士兵们全都吓得落荒而逃。
  这时犬嗣率领一军追在后面,突然直政挡在前面喊道:「我不会让你靠近老
爹的!」
  犬嗣冷笑的说:「哼!可笑!必杀……101只汪汪。」
  在犬嗣的命令下,忍犬们凶猛的朝着敌军扑了过去,直政看得害怕不已,赶
紧拔腿就跑。
  犬嗣迅速的冲出敌阵,看到跑在前头的家康喊道:「你完蛋了!接招吧!」
  犬嗣丢出一支苦无,精准的命中家康的后脑勺,但对方却变成一团烟雾,原
来这只狸猫不是家康,而是半藏变成的替身。
  半藏害怕的说道:「请…请饶命!」
  犬嗣不悦的说:「切!是替身啊!看来家康应该在那边才对。」
  另一方面,五十六也率领着山本家的部队直追家康,途中被瞌睡虫康政给挡
了下来,多闻说道:「五十六大人,您先走吧!这里由我们来应付!」
  「拜託你们了!」五十六趁着空隙冲了出去,很快的就追上了家康,五十六
拉起弓箭喊道:「疾风点破!」
  「嘘!」的一声,射出去的箭正中了家康的头,但对方却变成一团烟雾,原
来这只狸猫也不是家康,而是忠次变成的替身。
  五十六失望的说:「可惜啦!居然是替身,不知道本尊跑到哪里去了?」
  这时在前往冈崎城的必经道路上,忠胜挥舞着长枪,将那些前来追击家康的
士兵全都打飞出去。
  由於忠胜力大无穷,再加上他那把长枪—蜻蜓切,凡是强行突破的人都会被
打飞出去,忠胜有蜻蜓切可以说是如虎添翼。
  这时我接到了五十六和犬嗣传回来的消息,我心想:「五十六和犬嗣那边都
是替身,那么这就表示忠胜背后的才是真正的家康啰!」
  虽然我也可以直接干掉忠胜去追杀家康,但是战争打到现在大家也都累了,
於是我决定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再决一胜负。
  看到织田军撤退回营,德川军的将士们也都回到城里,看到伤痕累累的部下
们,家康感叹的说:「想不到织田军居然如此顽强!不过……我也得谢谢各位,
若非诸将力战敌军,我命休矣啊!」
  直政喊道:「老爹!你不用怕!虽然我军今天惨败!但是我们还有这座冈崎
城呢!」
  半藏附和的说:「没错!没错!这座冈崎城易守难攻,织田军是攻不下来的!」
  在部下们的鼓励下,家康恢复了信心,并决定打守城战。
  另一方面,我在营中和众将们商谈,我问道:「经过今天的惨败,我想家康
应该会打守城战,我不想浪费太多兵力在攻城上,你们有没有什么好方法呢?」
  犬嗣问道:「大人,不知道您听说过三河前领者的女儿战姬吗?」
  「你是指德川千是吗?」
  犬嗣点点头说道:「德川千,虽然是女人但骁勇善战,所以人们便以战姬来
称呼她,战姬在三河很有人望,听说家康并没有杀了她,而是把她关在地牢里,
目的是怕把她杀了之后,三河的百姓们会发生暴动,如果想要顺利的拿下冈崎城
的话,最好是把战姬给放出来,然后再合力将家康给打败。」
  我问道:「那你有潜入冈崎城的方法吗?」
  犬嗣说道:「我看德川忍者们的实力似乎都不强,要潜入城里并不非难事,
我会亲自带部下们秘密潜入,等明天攻城的时候再伺机行动。」
  「很好!就这么决定了!大家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们把冈崎城给攻下来。」
  当天晚上,犬嗣带着部下们来到了冈崎城外,为了明天的作战,他们必须先
行一步到城里埋伏。
  犬嗣两三下就干掉了守卫,说道:「把这些屍体给处理好,然后按照计画行
事。」
  「是!」
  隔天早上,我亲率大军来到了冈崎城的附近,有一名忍者飞快的来到我的身
边说道:「塞利卡大人,犬嗣大人说他已经准备好了,同时也已经知道了战姬的
位置,只要大人一进攻,犬嗣大人就会马上展开行动。」
  我说道:「很好!传令下去,开始进攻冈崎城!把城给我拿下!」
  在我的命令下,大军开始朝着冈崎城发动攻击,由於我军攻势猛烈,德川军
不得不把兵力都集中在同一个地方,而德川军的干部们也都这里指挥作战。
  另一方面,我带着火钵、铃女组成营救战姬的小队,跟着刚才那名传令的忍
者来到了城墙边的角落,只见忍者将城墙的一块砖块给取了下来,顿时城墙崩塌,
开出了一个小洞。
  忍者说道:「请大家从这里进去,犬嗣大人现在也应该展开行动了。」
  「很好!看我们大显身手吧!」
  当我们溜进城里时,犬嗣也带着忍者们展开行动,只见他们招集三河的百姓
们,说道:「各位,德川家今天就要灭亡了!如果大家肯帮忙我们织田军攻城的
话,等我们平定三河后的三个月你们可以不用缴税,有能力的人还可以到织田家
仕官。」
  忍者A接着说道:「除此之外,我们也会解救前领主的女儿战姬,所以请大
家拿起武器跟我们一起行动吧!」
  「啊啊……战姬大人!」
  「战姬大人!」
  忍者B喊道:「杀狸猫,救三河!、杀狸猫,救三河!、杀狸猫,救三河!」
  听到这个口号,三河的百姓们也都纷纷举手呐喊:「杀狸猫,救三河!、杀
狸猫,救三河!、杀狸猫,救三河!」
  犬嗣喊道:「很好!现在……大家一起展开行动吧!」
  「杀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百姓们的协助下,各个城门都被打开来,织田军开始涌入城内,狸猫妖怪
们虽然想阻挡,但无奈对方人太多,想挡都挡不住。
  另一方面,我所率领的营救小队来到了地牢的深处,我说道:「看来战姬就
在前面了,火钵、铃女,你们帮我看守一下,我有话要跟战姬谈一谈。」
  「遵命!主人。」
  「你要快一点喔!」铃女心想:「塞利卡也真是的!明明战争都还没有结束,
居然就想着要打炮!」
  当我把门锁给打开时,被关在里面的女子抬起头来问道:「你是谁啊?是人
类吗?」
  我答道:「我是人类没错!我是来自於异世界的穿越者,人们称之我为弑神
者塞利卡,现在是织田家的代国主,你就是三河前领主的女儿战姬吗?」
  女子点点头说:「我是战姬没错!你这位异世界之人来到我这里是想要做什
么?」
  「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什么?」战姬惊讶的说道。
  我说道:「现在织田的大军已经把那些狸猫妖怪们给压制住,等我把你给救
出来之后,我们再一起去对付家康。」
  战姬感谢的说道:「这样啊!那还真是谢谢你们了!」
  「不过……在我救你出来之前,我想要先收下你的谢礼!」我耍无赖的说道。
  战姬为难的说:「谢礼?可是……我现在身无分文,没有办法给你任何东西。」
  「不不不!有一样东西是我很想要的!你只要给我这个就行了!」我话一说
完就直接掀开了战姬了领口,丰满的胸部露了出来。
  战姬惊讶的说道:「什么?!难道你想要……」
  「哈哈哈!没错!金钱、宝物什么的我才不想要!我想要的是你的武勇,以
及你那性感的身体而已。」
  我伸手将战姬的内裤给脱了下来,战姬拚命的挣扎,但无奈双手被上了铐,
根本就动弹不得,慌张的说道:「你…你等一下!我还是第一次!难道你就想直
接……」
  我说道:「因为我知道你不是那种肯乖乖就范的人,虽然这种粗暴的方式不
太合我的味口,但也只好将就一下啰!你放心吧!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我话一说完就将战姬给抱了起来,将她的小穴对准了我的肉棒,慢慢的插了
进去。
  「好痛!」破处的疼痛让战姬忍不住叫了出来,处女的鲜血也流了出来。
  我说道:「还真紧呢!你不要乱动喔!这样只会更痛而已,别担心!我会让
你舒服的!」
  我话一说完便发动性魔法,靠着性魔法的特殊效果,战姬觉得疼痛逐渐减少
了,而我也老实不客气的搓揉战姬的巨乳,丰满的奶子在我的魔爪下,不断变化
成各种形状,粉嫩的乳头也硬了起来。
  「啊……啊……感觉……好奇怪……啊啊……」
  我笑道:「是不是感觉比较舒服了啊?」
  「嗯。」战姬害羞的回应道。
  由於还在战争中,我也不敢耽误太久,於是我双手扶着战姬的腰,开始大力
的来回冲刺。
  「啊……啊啊……停…停下来……不要这个样子……啊啊……」
  虽然战姬嘴巴上这么说,但她的小穴却紧紧的包覆着我的肉棒,这种爽快的
感觉令人愉悦。
  之后我狂干战姬近十多分钟,战姬在这段时间达到数次高潮,而我也终於感
到一阵要射精的冲动。
  「呜喔喔喔~!!要射了!老子也要射啦!!」
  「啊啊……不…不可以……不可以射进来!这样会怀孕的……啊啊……不行
了……要泄了!要泄了啊啊啊啊!!!」
  在战姬的淫叫声中,我把滚热的精液全射入她的阴道深处,战姬也同时高潮
到昏厥过去,全身半裸的摊在床上。
  这时,我又感受到一股魔力透过肉棒流进了我的身体里,战姬的补魔效果也
很不错,我感觉到我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同时也增强了些许的魔力。
  当我把战姬的手铐给解开时,战姬立刻对我打了一巴掌,但是被我给挡了下
来。
  战姬愤怒的说:「你这个混蛋!居然对我做出这种事!」
  我尴尬的说道:「抱歉!但是……如果我说要抱你的话,你一定不会乖乖的
让我抱对吧?」
  「哼!那是当然的啰!虽然刚才感受到一点女人的喜悦,但是……」
  战姬走出牢笼,开心的说道:「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战争!」
  看着战姬的笑容,我知道要攻略这个女战斗狂真的是非常不容易,但现在也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看到我们走了出来,火钵上前问道:「主人,你们事情谈好了吗?」
  我说道:「嗯!这位是新加入的夥伴战姬,大家要好好相处喔!」
  战姬说道:「先等一下!我可没有说要加入你们呢!」
  我说道:「你刚刚不是说你很喜欢战争吗?只要加入我们织田家,保证有打
不完的仗!」
  「喔?是吗?那我先加入看看好了。」
  「这把薙刀是你的吧?」铃女把战姬的薙刀交给了战姬。
  战姬高兴的说:「谢谢你帮我找回来!只要有了它,我就能再次踏上战场了。」
  战姬先挥舞了几下,虽然手感不错,但是久未活动筋骨的她,难免动作有些
不协调。
  接着我们一行人冲出地牢,看到城里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德川军的人类士
兵们一看到战姬全都惊讶的说:「战姬大人,您被救出来了是吗?」
  「战姬大人,您没事吧?我们大家都很想念您!」
  战姬安慰大家说道:「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既然我已经重获自由,那么我们
就去找家康算总帐吧!」
  「喔喔喔喔喔!!!大家跟着战姬大人前进!」士兵们高举武器,发出高昂
的呐喊声。
  由於战姬的加入,让这场战争变的一面倒,随着人类士兵们的倒戈,狸猫妖
怪们全都吓得落荒而逃。
  此时在天守阁的家康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家康惊讶的说:「什么?战姬被放
出来了!」
  「是的!现在城里已经乱成一团,还请老爹您赶快……呜啊啊……」
  前来报告的狸猫妖怪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我给斩於剑下,我说道:「终
於见到你啦!狸猫家康!」
  家康惊讶的说:「你是……织田家的异人!还有……战姬!」
  战姬摆好架式说道:「真是好久不见了!家康,想不到今天我居然有机会能
为父亲和死去的同伴们报仇,你觉悟吧!」
  家康怒道:「真是可恶!我好不容易才坐上三河国领主的位子,说什么我都
不会轻易的放手的!」
  「那你就领死吧!飞燕剑。」我话一说完就施展飞燕剑,打的家康有些措手
不及。
  战姬这时也冲了上来,用手中的薙刀连续突刺,家康被打的乱成一团,我趁
机将家康手中的武士刀给打飞。
  家康惊讶的说:「糟…糟了!」
  「就是现在!接招吧!三河乱舞!」战姬挥舞着手中的薙刀,靠近她身边的
敌人都被斩於刀下,家康也因此战死了。
  「呜啊啊啊啊啊!!!」家康在发出一阵悲鸣之后,嚥下了最后一口气。
  由於妖怪的生命力很强,为了避免家康是诈死的,所以我又补了几刀,见家
康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了,我才叫士兵们来帮家康收屍。
  就这样,冈崎城落陷了,狸猫妖怪们在听到家康已经战死的消息后,全都吓
得落荒而逃,百姓们高兴的欢呼不已,而三河国也恢复了以往的和平。
  之后,我按照先前的约定,颁佈了三河百姓们可以三个月不用缴税的公文,
百姓们拍手叫好,而有能力或是有心想加入织田家的人,我也请3G他们来帮忙,
让大家能够在织田家中获得一官半职。
  见事情已经上了轨道,我就继续去泡战姬,但战姬这个战斗狂别说是想泡她,
根本就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但我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后来有一天,我当着战姬的面直接问道:「战姬,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啊?」
  战姬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不想做
那件事吗?」
  我耍无赖的说:「还不是因为你在那之后就不让我碰!大不了你开个条件嘛!
我保证我一定会做到的!」
  战姬说道:「那么……我们来打一场如何?最近几天身体状况恢复了差不多,
应该能让我施展全部的力量,我老早就想跟你打一场了。」
  「好啊!如果我打赢的话,你今晚就要让我抱喔!」我话一说完就兴奋的拔
出配剑。
  我们双方摆好架式,集中精神在这一场的战斗上,突然间,战姬大喝一声,
迅速的朝着我发动攻势,我赶紧举剑抵挡,接着战姬又是一阵连续突刺。
  战姬得意的说道:「怎么啦?堂堂的弑神者就只有这点程度啊?!」
  我冷笑的说:「还早的很呢!喝啊啊!」
  我大喝一声,漂亮的将战姬的攻势给打乱,接着我迅速的连续突刺,战姬旋
转着薙刀来抵挡。
  这时,我迅速的绕到了战姬的背后想要发动突袭,但是战姬早有防备,只见
她人动也不动,只是把薙刀往后刺了过去,刚好刺中了我。
  不料!刚才战姬刺中的只是我用替身术变出来的替身而已,真正的我正站在
一旁准备发动攻击。
  「飞燕剑!」
  「糟了!」
  虽然战姬赶紧举刀抵挡,但还是被飞燕剑给打倒在地,我趁势用剑指着战姬
说道:「你肯投降了吗?」
  战姬无奈的说道:「你赢了!弑神者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我输的心服口服!」
  我伸手将战姬给拉了起来,问道:「你说你输的心服口服,那你有没有爱上
我呢?」
  战姬摇摇头说:「还早的很呢!这个跟那个是两回事,而且……我对恋爱一
点兴趣也没有!」
  我问道:「你就这么喜欢战场吗?难道你对别的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战姬摇摇头说:「说不感兴趣那也不对,像是料理、裁缝什么的我也喜欢,
只是我比较喜欢战争而已,只有在战场上,我才能感受到热血沸腾的快感!」
  「只要让你打仗就行了吗?」我问道。
  战姬摇摇头说:「不,只是普通的战争的话那也不行,我一定要打撤退战,
由其是那种生死一瞬间,拚命的掩护同伴们逃走的战争,啊~~光想到就让我觉
得好兴奋!如果你能够让我打撤退战的话,我或许会考虑考虑。」
  我无奈的说道:「可是……战姬你应该知道,自从我掌管织田家的兵权之后,
织田家就没有打过一场败仗了!撤退战什么的几乎没有打过。」
  「这样啊!那我还是去别的地方仕官吧!」战姬话一说完就转身离开。
  我赶紧把她拦下来说道:「先等一下!你不要这样就走嘛!不如这样好了!
我以后每一场战争都让你来当先锋如何?」
  「先锋啊?」战姬停下脚步说道:「先锋也挺不错的!能够拿到一番枪的战
功也是一种荣誉。」(一番枪指的是第一个以枪战胜敌军的人,藉此来证明自身
勇猛的评价。)
  「对吧!对吧!不过事先说好喔!你以后只能打胜仗,如果你打了败仗,不
管是什么理由,你都要受到处罚!知道吗?」
  「知道了!」
  就这样,我跟战姬定下了一个奇怪的约定,但我们两人的关系也更进了一步。
  人物介绍:
  姓名:朝仓义景等级:30/ 35兵种:僧侣武器:薙刀简介:浅井朝仓家
的家主,本身很擅长政略,从未发动战争就扩张不少领土,主张以和平的方式统
一JAPAN,底下有许多孩子,但都是为了政治联姻而做准备,其中非常溺爱
女儿雪姬。
  姓名:雪姬等级:5/ 15兵种:巫女简介:朝仓家唯一的女儿,被誉为
「北国第一美女」,本性善良,很孝顺父亲,也经常把食物分给领地的民众,在
游戏中很多人因为雪姬的美貌而想上她,造成了雪姬不少心里阴影,因此走上悲
惨的道路。
  第9章:北陆攻略战
  话说我在平定三河之后,打算重整兵马,准备进军北陆,好触发谦信线。
  另一方面,信长最近感觉到身体好像出现了一些变化,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
好像对身体的主控权消失了一样。
  在睡梦中,信长心想:「嗯?这里是……哪里啊?啊!这是最近常有的……
感觉好奇怪……好像有一种东西在萌芽似的……」
  突然间,信长听到了些许的声响,似乎有人正在交谈。
  「人数已经确定好了,这下子随时都可以行动了,信长大人。」
  信长心想:「嗯?是谁在跟我说话?」
  信长拚命的睁开眼睛,只见房间里出现一个高大的白和尚,手里还拿出一把
手枪。
  白和尚说道:「我们三笠众是您专属的忍者部队,随时听候您的差遣。」
  「三笠众?」信长疑惑的说道。
  这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某个人开口说道:「嗯,辛苦你们了。」
  信长感到很惊讶,心想:「这是……我的声音!为什么?我明明没有开口说
话……怎么会?」
  「嗯?怎么……还在啊!」神祕人说道。
  白和尚问道:「怎么了吗?」
  神祕人笑着说:「呵呵,你一定对我们的出现感到很惊讶吧?织田信长。」
  信长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说话的声音跟我那么像?而且这种感觉……
难道说?」
  「呵呵……没错!因为我就是你啊!织田信长。」
  此时神祕人的真面目揭晓,他就是原本被封印在葫芦里,而如今佔据信长的
身体而复活的魔人渣比埃尔。
  在那之后,被魔人控制的信长开始做出一些很反常的事情,不但把尾张境内
的天志教信徒给赶走,还搬到了本能寺去居住。
  对於信长做出如此反常的行为,香和3G都感到很担心,但偏偏信长下达逐
客令,不准任何一个人来见他。
  这时我听到香和3G正在讨论这件事,我好奇的上前询问,香把事情的经过
都告诉我后,问道:「塞利卡哥哥,你最近有见到我哥哥吗?哥哥他搬到本能寺
去住了,而且不准任何一个人去见他,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我真的好担心!」
  我摸摸香的头,安慰她说:「你放心吧!香,我待会儿就去本能寺,找信长
把事情给问个清楚。」
  「拜託你啰!塞利卡哥哥。」香感激的说道。
  本能寺并不是跟现实一样位於京都,而是位在尾张境内的一座山上,原本是
天志教的信徒们用来集会的地方,但现在却被信长以疗养的名义给佔领了,信长
派了许多士兵严格看守,不准任何一个人靠近本能寺。
  这时我来到了本能寺,负责看门的士兵说什么都不让我进去,我生气的骂道: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我可是织田家的代国主,弑神者塞利卡耶!我有很重要
的事情要跟信长说,你马上给我让开!」
  守门的士兵说道:「很抱歉!塞利卡大人,信长大人有令!不准任何一个人
来见他,就算是您也一样,请回去吧!」
  正当我想继续骂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猫的叫声,我马上改变态度说道:
「哼!不见就不见嘛!我还会再来的!」
  我转身来到附近的树林里,并对着树上说道:「红枣红。」
  「一二三四五。」见口令正确,躲在树上的铃女马上跳了下来。
  我问道:「后门搞定了吗?铃女。」
  铃女说道:「搞定了!那些负责看守的士兵全都被我给绑起来了,现在是后
门是净空的喔!」
  「很好!我们走吧!」
  於是我和铃女就从后门进入了本能寺,虽然在半路上碰到一些士兵,但是两
三下就被我和铃女给干掉了。
  当我来到了信长的房间的时,信长转过身来说道:「我还在想为什么外面会
这么吵呢?原来是你来了啊!塞利卡。」
  「谁叫你一声不响的就跑到了本能寺来,香很担心你喔!」我说道。
  信长无奈的说:「那个傻妹妹真的是……没事就爱操心,唉~~」
  听到信长用这种语气说话,我心想:「信长果然已经被魔人给附身了,不过
……我也已经有了万全的计画,反正现在时间还很充裕,我就让你再嚣张一段时
间吧!反正最后赢的人一定是我!」
  这时信长说道:「对了,塞利卡,如你所见……这里的空气比较好,我打算
暂时在这边疗养,等到病好了之后再回去,这段时间织田家就麻烦你啰!最好是
再帮我把那些很强的势力给消灭掉!」
  我故意的笑道:「哈哈哈!这哪有什么问题呢!或许等你病好的时候,织田
家早就统一天下了!」
  信长也笑道:「哈哈哈!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太好了!」
  接着,我又跟信长稍微聊一下之后就离开了。
  回到尾张之后,我把信长的状况告诉了香跟3G,当然我刻意隐瞒了一些事
情,虽然她们还是有些困惑,但是信长的命令又不得不听从。
  几天后,我开始了进军北陆的计画,首要的目标就是朝仓家,对此我直接写
了封宣战文书给了义景,义景看了显些昏了过去。
  雪姬担心的问道:「父亲,您没事吧?」
  义景说道:「我没事,不过……那个叫塞利卡的异人也未免太过份了!说什
么不想要被攻打的话,就要我把雪姬给交出来。」
  雪姬说道:「如果这样能够拯救人民的话,那我愿意……」
  听到雪姬这么说,义景激动的抱着雪姬说道:「不可以!我是绝对不会这么
做的!」
  「父亲。」
  义景激动的说道:「雪姬啊!你是我的宝贝女儿,更是我们朝仓家的宝物,
说什么我都不会考虑用牺牲你来换取和平的!」
  「可是父亲……这样的话……」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我们朝仓家可是有很多盟友的!只要我发出求救信,
他们一定会派援军来的!」义景信心十足的说道。
  於是义景立刻写了好几封求救信,同时也招集了朝仓家的重臣们来开军事会
议,大家都对织田家的宣战文书感到很生气。
  一郎骂道:「太过份了!织田家的异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次郎接着说:「居然想动雪姬的歪脑筋!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
  三郎说道:「父亲,请让我们出兵吧!我们一定会打倒织田家的异人的!」
  义景点点头说道:「大家都说的没错!雪姬是我们的宝贝,说什么都不能让
织田家的异人给夺走!一郎、次郎听令!你们两个负责防守小谷城,务必要把织
田军给挡下来,好为援军多争取一些时间。」
  「是!」
  「三郎、四郎,你们就把这些求救信给送出去,务必要送到各个盟友们的手
中!」
  「是!」
  「其他的人就做好战斗的准备!我们要亲手守护这个国家!」
  「喔喔喔喔喔喔!!!」
  虽然大家士气高昂,但是雪姬却觉得很不安,因为她知道织田家不是那么轻
易就能打败的对手,但身为女流之辈的她却也无计可施。
  另一方面,我在众人的面前宣佈今次的出阵名单。
  我说道:「今次我们的敌人是朝仓家,虽然他们实力不强,但也不能掉以轻
心!战姬,按照之前的约定,今次由你来担任先锋,你率领三千兵马负责攻打小
谷城,在我率领主力部队抵达之前,千万不可以战败,知道吗?」
  战姬自信的说:「没问题!放心交给我吧!」
  「其他的人就做好战斗的准备!随时听候我的差遣。」
  「是!」
  於是战姬便威风凛凛的出发了,战姬一路往北走,很快的就来到了朝仓家的
前线基地—小谷城。
  小谷城原本是北近江的大名浅井家的领地,但是浅井家在被朝仓家合并之后,
小谷城就变成朝仓家的了。
  小谷城地形崎岖,道路狭窄,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城堡,但是在骁勇善战的战
姬面前,它就只是座小山寨而已。
  虽然朝仓家的士兵们奋勇杀敌,但久疏战阵的他们根本就不是战姬的对手,
两三下就被打败,而战姬即使明知前方设有伏兵,依旧勇往直前,冲杀敌阵。
  在战姬的武勇下,小谷城很快的就落陷,朝仓家的士兵们全都吓的落荒而逃,
众人发出高兴的欢呼声。
  虽然战姬拿下了首功,但是她一点也不高兴,反而有一种失落感。
  战姬心想:「这场战争还真是无聊啊!果然只有撤退战才能让我感受到战争
的喜悦!」
  之后战姬派人传话表示她要继续进攻,我要战姬先以小谷城为据点,等到跟
主力部队会合后再进军,但是战姬却不愿意等下去,只留下一封信后,就直接带
兵往越前的方向进军。
  我看了战姬留下来的信后,无奈的说道:「这战斗狂还真的是……算了,还
是赶紧跟她会合吧!」
  另一方面,虽然朝仓家的求救信已经送到了各个盟友的手中,但是他们都很
畏惧织田家的力量,全都不敢出兵相助,除了越后的上杉家之外。
  由於上杉家跟朝仓家都是位於北陆地区,两者的关系就好比唇亡齿寒,再加
上谦信也看不惯织田家这种一直引发战争的行为,於是她准备亲自率兵去救援朝
仓家。
  这时谦信的叔父上杉宪政说道:「慢着!谦信,听说你打算去救援朝仓家是
真的吗?」
  谦信点点头说道:「是的!叔父,朝仓家有难,我不得不去相救!」
  宪政说道:「你何必那么麻烦呢?老打这种没有任何利益的仗,上杉家的财
政会被你给搞垮的!倒不如跟织田家联手,一起瓜分朝仓家才对!」
  谦信不悦的说道:「叔父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人家朝仓义景大人宅心仁
厚,他不但帮助许多因为战乱而无家可归的人,而且他也主张不随意发动战争,
更何况我们身为盟友,那就更应该帮助他们啊!」
  「那正是他阴险的地方!朝仓义景就是利用这种方式来扩展势力的!总有一
天我们上杉家也会被他们给并吞的!」宪政说道。
  这时直江爱走过来说道:「谦信,军队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了!」
  「谢谢你,小爱!叔父,我要出战了,先告辞了。」谦信话一说完就转身离
去。
  「慢着!谦信,我话还没说完呢!」
  「还请大人先回去吧!所谓兵贵神速,我们可没有时间听大人说废话!告辞
了。」爱话一说完也跟着走了。
  宪政怒道:「可恶的谦信!居然这么不把我这个叔父放在眼里!还有爱也是,
明明只是一介家臣,居然敢对我如此不敬!真是可恶!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
你们好看的!」
  这时,义景在接到小谷城落陷的消息后,不由得吃了一惊,惊讶的说道:
「什么?!小谷城落陷了!这……为什么会这么快?」
  一郎狼狈的说:「敌军出呼预料的强!光是敌军的先锋,就把我们一万名的
守备军给打败了!」
  次郎接着说道:「现在敌军的主力部队已经抵达小谷城了,而先锋队正在往
贱岳的方向过来。」
  「那…援军呢?各路的援军怎么样了?」
  三郎不忍的说道:「援军……援军不会来了!听说他们太害怕织田家的力量,
全都不敢派兵救援!」
  「你说什么?!」义景听了之后,既生气又惊讶的说道:「那些混蛋!亏我
平时那么照顾他们,他们哪里缺钱,哪里需要帮忙,我们朝仓家都全力以赴,现
在我们有困难了,他们居然都见死不救!」
  「父亲……父亲!!!」
  这时四郎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父亲……援军
…援军来了!越后的上杉谦信派援军来了!」
  「什么?!这是真的吗?四郎。」
  四郎点点头说:「是真的!越后的军神上杉谦信亲自带援军来了,预计明天
就会抵达了。」
  义景高兴的说:「太好了!我就知道上杉谦信不会对我们见死不救,好!我
们也要出战!等上杉军一抵达,我们就一起联手将敌军给打败!」
  「是!」
  於是朝仓家便在贱岳一带佈下阵势,雪姬也到营中发放食物,给士兵们加油
打气。
  隔天,战姬的先锋军来到了贱岳,前去侦查的探子回来说道:「报告!朝仓
家已经在贱岳一带佈下阵势了,而且总大将朝仓义景也亲自前来。」
  战姬高兴的说:「敌人的总大将来了!太好了!这下子总算是能打场像样的
仗了!全军听令!立刻向敌军进攻!」
  这时一旁的副将说道:「请您等一下!战姬大人,我军已经深入敌阵,要是
再冒然前进的话,很容易就会被敌人给包围的,还是先在此地紮营,等本队抵达
之后再一起进攻吧!」
  战姬摇摇头说:「不必这么麻烦!你们之前也看到了,朝仓家根本就不堪一
击,而且总大将朝仓义景还亲自上阵,这么难得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大家跟着
我来,一起建立战功吧!」
  战姬话一说完就直接冲了出去,副将看到后感到很无奈,只好先派传令兵通
知本队这件事,然后再率兵跟在战姬的后头。
  看到战姬攻了过来,朝仓军赶紧出阵迎击,但就像战姬所说的一样,朝仓军
根本就不堪一击,不管人有多少,还不是全都被战姬给无双割了草,轻松秒杀。
  「喝啊!杀啊!朝仓义景,你在哪里?」战姬一边大吼,一边勇猛的挥舞着
薙刀,彷彿女武神一样,横扫战场。
  看到战姬的武勇,坐於本阵的义景感到很不安,心想:「想不到织田军真的
那么厉害!我军能够撑到援军抵达吗?」
  「传令!上杉军出现了!」
  「喔?」
  一听到这个消息,义景和雪姬赶紧走出营帐,只见北方出现一支全都由女性
组成的部队,旗子上所画的正是上杉家的家徽—毘字旗。
  谦信看了一下战况,说道:「小爱,看来朝仓家快要被攻破了,我先去扰乱
敌军,你赶紧将军队整理起来。」
  爱说道:「我知道了,你自已小心一点喔!」
  谦信拔出配刀说道:「毘沙天门的加护……喝啊啊啊!!!」
  谦信话一说完就直接冲了出去,很快的就扰乱了整个战场,织田家的士兵们
都在还没有看清楚谦信的动作情况下,就全都被谦信给斩於刀下。
  这时传令兵慌张的跟战姬说道:「战姬大人,大事不好了!上杉军前来支援
朝仓军了,而且军神上杉谦信正在往这里来。」
  战姬一听大喜的说道:「越后的军神来了?!那还真是求之不得啊!」
  战姬话一说完就朝着谦信的方向冲了过去,一旁的士兵们赶紧跟在身后。
  当谦信在斩杀敌人时,战姬大喝一声攻了过来,谦信挡住了攻击,双方各退
一步,保持好距离。
  战姬问道:「敢问阁下是越后的军神上杉谦信吗?」
  谦信答道:「正是,阁下又是?」
  「我是三河德川家的战姬,今日想与阁下一决胜负!」战姬摆好架式后说道。
  「原来如此……德川家战姬的大名我也有所耳闻,那么……上杉谦信前来讨
教!」谦信话一说完也摆好架式,全身散发出一股惊人的斗气。
  战姬兴奋的说道:「还真是惊人的气势呢!我燃烧起来了!我要上啦!军神。」
  战姬话一说完直接一刀挥了过去,谦信举剑抵挡,战姬先是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冲上前去施展连续突刺,谦信不慌不忙的躲过了攻击,然后一记横劈将战姬
的攻势给打断。
  战姬赶紧做出防禦姿势,谦信趁势攻了过去,连续几招快攻下来,打的战姬
无法招架。
  战姬心想:「好快!完全挡不住啊!」
  突然间,战姬被谦信打倒在地,一旁的士兵们赶紧上前掩护战姬,但是都被
谦信给斩了,不过却也给战姬争取了一些时间。
  只见战姬摆好架式喊道:「必杀……三河乱舞!」
  「车悬之阵!」谦信靠着车悬之阵的速度避开了战姬的攻击,同时也刚好切
进了战姬的死角,让她来不及防备。
  战姬心想:「糟了!」
  「纳命来吧!」
  正当谦信要发动攻击时,突然有一个红色的人影迅速的冲了过来,巧妙的挡
下了谦信的攻击。
  战姬惊讶的说:「你是……塞利卡!」
  我转头问道:「你没事吧?战姬。」
  谦信往后退了一步,摆好架式问道:「你就是织田家的异人,弑神者塞利卡
吗?」
  我说道:「没错!你就是上杉谦信吗?我老早就想要见到你了!为了我征服
天下的霸业!说什么都要得到你!」
  「你不要作梦了!」
  谦信大喝一声又攻了过来,我赶紧举剑抵挡,然后趁势压了回去。
  一时之间,我们两人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刀光剑影,杀的昏天地暗。
  由於战斗非常激烈,就连一旁交战中的士兵们都不由得把目光投向我们这边。
  上杉军的女兵惊讶的说道:「那个红头发的人是谁啊?居然可以跟谦信大人
打得不相上下!」
  织田军的士兵也惊讶的说道:「那个女人就是上杉谦信大人吗?塞利卡大人
还真是厉害!居然能够跟越后的军神打得不相上下!」
  看着我们两人的打斗,一旁的战姬心想:「好厉害!两个人都好厉害!谦信
的动作比刚才还要快!塞利卡也一样,好像比在跟我交手的时候还要强!难道说
……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吗?」
  谦信心想:「这个人好厉害!我长这么大都还不曾碰到这么厉害的对手!看
来是无法迅速取胜了。」
  我心想:「好厉害!上杉谦信真的是好厉害!我还是头一次打的那么过瘾!
我越来越想要得到你了!」
  「飞燕剑!」
  「车悬之阵!」
  这时我发动飞燕剑,谦信赶紧用车悬之阵躲过,然后趁势进行追击。
  「锵!锵!锵!」连续几招下来,我都勉强挡住了攻击。
  谦信惊讶的说道:「想不到你居然能挡住我的车悬之阵!」
  我兴奋的说道:「原来这招就是车悬之阵啊!还真是厉害!谦信你不只剑术
高超,就连脸蛋也长的漂亮,这么近看真是迷人!」
  「咦?什……什么?!」
  谦信突然间吓了一大跳,然后整个人害羞起来,就连对刀时的力量也整个放
松了。
  我疑惑的问道:「怎么回事啊?你是怎么了?」
  谦信激动的说道:「你…你说漂亮是什么意思?」
  「漂亮就是很美丽的意思啊!有什么不对吗?」我好奇的问道。
  谦信摇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你说……你说我漂亮是什么意
思?」
  「你人长得很漂亮啊!我是真心这么觉得的,难道没有人这样跟你说过吗?」
我老实的说道。
  「这个……你……我……呜啊啊啊啊啊!!!」突然谦信大叫一声,然后迅
速的往战场外跑去。
  我疑惑的问一旁的战姬说道:「那个……我说错了什么吗?为什么她要那么
慌张的跑走?」
  战姬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这时谦信一边拚命的跑,一边慌张心想:「说我漂亮、美丽什么的……像这
样的话……一次都没有人跟我说过啊!但是那个人他却……啊啊……好丢脸喔~!」
  由於谦信的突然逃跑,所以使的上杉军陷入混乱,直江爱只好下令要军队撤
军,我见敌军撤退了也下令大军撤退,双方就在一场混乱中结束了今天的战斗。
  看到织田军撤退了,义景高兴的说:「太好了!织田军撤退了!看来只要有
谦信大人在,这场仗就能安心了!」
  雪姬也高兴的说:「这真是太好了呢!父亲。」
  义景点点头说:「嗯,今晚我们要举办宴会,要好好的感谢上杉家的救援!」
  在义景的命令下,朝仓家举办宴会,一方面慰劳大家的辛劳,一方面也要感
谢上杉家的救援。
  另一方面,我在众人面前宣读战姬的罪行,并有些生气的瞪着她,而战姬则
一脸羞愧的跪在地上,等候我的处置。
  我说道:「我要你先在小谷城等我,结果你非但不受军令!还私自深入敌阵,
若非我即时赶到,你早就战死在沙场了,战姬……你可知罪?」
  战姬点点头说:「是!感谢大人相救,若不是大人您即时赶到,不然我早就
死於上杉谦信的刀下。」
  我说接着说道:「我之前有说过,我会让你当先锋,但是你必须要打胜仗才
行,不管是什么理由,只要你输了那就必须要受到处罚!你应该还记得吧?战姬。」
  战姬点点头说:「是!这件事我没有忘记!无论大人要怎么处罚我,即使是
要我处以死刑,我也都会接受。」
  「很好!那跟我来吧!」我话一说完就直接把战姬拉往树林里。
  战姬疑惑的问道:「你带我到这里来是要做什么呢?」
  我说道:「这还要问吗?当然是SEX处罚啦!」
  「啊?什么?到头来你怎么还是……呜……」
  我在战姬把话说完之前,就直接掐住了她的脸,用比较愤怒的语气说道:
「你少在那边讨价还价了!你给我听好了!战姬,在外我是主将,而你是我的先
锋;在内你只是我的女人而已,我之所以不取你的性命,那是因为我重视你!我
不要你白白牺牲,而是要你记取这次的教训!现在马上给我脱!」
  我话一说完就直接拉开战姬的衣服,战姬一听无奈的说道:「我知道了……
随你高兴吧!」
  於是我要战姬全身赤裸的面对一棵树,然后把屁股朝向我这一边,战姬乖乖
照做后问道:「是这样吗?」
  这时我直接一巴掌打在战姬的屁股上,战姬吃痛的叫道:「好痛!」
  我说道:「不准叫!像你这种不知道珍惜生命,只会傻傻往前冲的战斗笨蛋!
老子要好好的教训你!」
  「啪!啪!啪!」
  连续几个巴掌打下来,战姬虽然很痛,但是紧闭着嘴唇,深怕自已一不小心
就叫了出来,原本白皙的屁股也被打的红肿。
  我在打到手有点酸的时候,直接伸手抚摸战姬的小穴,结果发现她居然湿了。
  我笑着说:「呵呵,战姬你还真是淫荡啊!明明是被凌辱处罚居然还会湿了,
难道你是个M吗?」
  「才…才不是呢!我只是……呜……」
  我不等战姬把话说完,就直接把肉棒给插进小穴里,虽然润滑度还不是很足
够,但是已经能够插了。
  战姬叫道:「啊啊~!你不要突然就插进来啦!」
  「你给我闭嘴!不要忘了你现在是在受罚啊!给我把腰给挺起来!」
  「可是…这个样子,不就只是你随心所欲的……做自已想做的事情吗?好痛!」
  「哼!战姬,你还敢顶嘴啊!看来刚才屁股打的还不够!我就再多打几下,
看你知不知道悔改!」我话一说完就又狠狠打了几下战姬的屁股。
  战姬疼痛的叫道:「好痛!好痛啊~!啊啊啊……你不要再打……人家的屁
股了……要肿起来了……啊啊……停下来……快停下来啊!」
  我冷笑一声,更加用力的拍打战姬的屁股,说道:「你怎么越打越湿啊!难
道你跟阿树一样也是受虐体质吗?」
  「才…才不是呢!啊啊……别打了!别打了!……人家、人家会受不了的…
…噢噢噢……人家的屁股……会坏掉啊……呜呜呜……」战姬痛苦的向我求饶道。
  我见打的差不多时,便双手扶着战姬的腰,开始抽插起来,同时发动性魔法
来激起战姬的性欲。
  在我激烈的冲撞下,战姬丰满的巨乳不断的前后摇晃,嘴里也从一开始的痛
苦求饶,慢慢的变成愉悦的呻吟。
  「啊啊噢噢噢~!好爽、好爽啊!……人家现在……爽的要死掉啦~!啊啊
啊……」
  在性魔法的作用下,战姬平时好战的性格瞬间转换,马上变成只想着要干炮
的性奴,整个人沉浸在性爱的快感之中。
  「啊啊……好棒!感觉好爽啊!啊啊……还要……再来啊……」
  我冷笑的说:「你这只淫荡的母狗,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你!看你以后还敢
不敢在战场上乱来!」
  「噢噢噢噢噢~~对不起!对不起啦!……小母狗知道错了嘛!……呜啊啊
啊……请主人好好惩罚……淫荡的小母狗……小母狗的大屁股……最喜欢被拍打
了啊啊啊……噢噢噢……屁股、屁股被干的好爽……小母狗要爽死啦~!!」战
姬有如上瘾般疯狂的淫叫。
  我又继续拍打战姬数十下,总算稍为平息战姬不听命令的怒气,说道:「嘻
嘻~战姬的阴户还挺漂亮的,要不要把腿抬起来让我看的清楚啊?」
  「咦?不…不可以…那种姿势也太……啊啊……」
  我不顾战姬的叫喊,直接抬起她的左腿,白皙股间的中央就是饱满红嫩的大
阴唇,因为被我的肉棒干过,肥美的小阴唇不但被干到外露,皱摺超多的阴道口
也看的一清二楚,淫荡的蜜汁还不时流出。
  由於战姬的左腿被我抓住,她为了不跌倒,只好双手紧扶着树干,一想到自
已在野外把小穴暴露在男人的眼中,战姬就感到很羞耻。
  我紧接着抱住战姬的丰腴大腿,强壮的虎腰开始拚命的猛干这淫荡的肉便器。
  「噢噢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小母狗的屁股……感觉好热、好舒
服啊……啊啊啊……请塞利卡用力的……干死小母狗……啊啊……」战姬满是汗
水的脸蛋,马上泛起红潮大声淫叫。
  我和战姬激烈的活塞运动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期间战姬被我干到高潮了三次,
但我却连一次都没有射,战姬求饶的说:「呜呜呜……塞利卡你还要干多久啊?
人家已经……快要不行了……呜呜呜……」
  「战姬你再撑一下,我也快要好了。」我无奈的说道。
  「啊啊啊……大鸡巴……好硬、好硬……顶到人家的……屁股深处了啊……
呜呜呜……肉穴会坏掉……会坏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