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俄罗斯美人Ginger

俄罗斯美人Ginger

添加:来源:abiapr.com人气:17423

俄罗斯美人Ginger

Ginger是一位俄罗斯- 埃及混血儿。那天下午我提早下班,就去了一家脱衣舞酒吧,就是我第一次去的那家。由于时间不好,吧台上只有我和另一位客人,而一位身材高佻的舞女正在舞台上懒洋洋的舞动着。她的金发盘在头顶上,面颊消瘦却非常漂亮,及地的黑色长裙让她显得很高雅。她就是Ginger。

  跳完舞她连小费也懒得收就来到我旁边坐下。双方互相介绍以后她问我要不要她为我跳舞。面对这样的美女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

  她拉我到privateroom里坐下。本来进来跳舞的舞女都会脱光只留一条内裤,但她的长裙是背后绑着鞋带结的那种,总共得有几十个来回,她说脱起来太麻烦了,于是就只露出两只乳房而没脱掉裙子。

  她的乳房不大,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但她的乳头上打着环,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打乳环的真人。她不但让我摸,还允许我舔他她的乳头。我笑着问她下面有没有打环,她说有,但现在不能给我看。我问她怎么才能看,她说要我去champagneroom。她还说她是这里「champagnequeen」,和她在一起共度30分钟不会后悔。当时头脑发热,一阵冲动居然同意了。于是出来到吧台边的ATM上取了200美元。

  以前和其她舞女聊起来知道champagneroom是一个更隐秘的房间,两人可以喝着香槟,脱光衣服共享良宵。当然这里毕竟是挂牌营业的正规酒吧,两人不可以性交,但除此以外的任何边缘性行为都是允许的。可倒霉的是当天这里的champagneroom正在装修,不能使用……我们只能回到刚才的privatedanceroom里,服务员帮我们拉起了帘子,这样其他进入这里客人和舞女就看不到我们了。「刚才勾引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有一种被骗的感觉。但钱也给了,只能将就。很快服务员还帮我们拿来了香槟和冰块。

  本来我以为她这次会脱光衣服,但她还是推托这衣服不好穿而拒绝了,但她脱下了她的黑色T裤给我。我拿起她的内裤闻了闻,一股搔味直刺鼻孔。但闻到这股骚味我一点厌恶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觉得很兴奋(在这里鄙视一下自己先)。

  Ginger继续做着刚才一样的动作,用她的光屁股摩擦我的裆部,面对面坐在我的大腿上让我吮吸她的乳房。我说我想看她的阴部,她笑笑站起身,又站到沙发上,把她的阴部对着我的脸。我又闻到刚才闻过的那股骚味。不同的是刚才的味道是从这里粘到内裤上的,而现在我面对的是骚味的来源地。

  借着暗淡的灯光我看到她的阴毛不多,显然是剃过的,因为还能看到「胡茬」。

  小阴唇是蝴蝶型的,稍稍有点翻着。看不太清她的小阴唇的颜色,但颜色不深。

  要命的是她的阴蒂旁还穿了一个环。我用牙叼起那个环轻轻地拉扯,她马上喊停,说这样很疼。

  我鼓起勇气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阴唇,还伸入她的阴道。里面已经充斥了她的淫液,很黏,和我以前舔过的亚洲女孩的不同,亚洲女孩的淫液应该不会那么黏的。当然这只是我个人感觉,个案比较,不知道是不是普遍现象。

  前两天看过一位狼友的帖子好像反映了同样的问题,这里权当回应了。关于西女骚味浓一说也可能是真的,但这与做爱前有没有洗澡也有很大关系。

  半个小时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的香槟还只喝了几口而已,反正冲的不是这个。结论是这200美元不太值了!Craglist上的大部分应招女郎,包括白妞,拉丁妞和黑妞,基本上一个小时200美元,按摩房里的亚洲小姐一般是160美元。而这次这位白妞Ginger虽然人长得很漂亮,但连衣服都没脱……

  出来以后我意犹未尽,就问她以后可不可以在酒吧外面碰头并做爱。她说可以,还告诉了她的电话号码。我问她多少钱一个小时,她说300美元。比起刚才的200美元,这300美元已经算很便宜了,但我终究还是没有打。

  「这比钱我可以买一台Xbox360了!」我经常用这种借口阻止自己为了一时之快而把钱浪费在妓女身上。开始还管用,后来用滥了就不灵了。

  说说那些美丽可爱的脱衣舞娘们——第2部(上)************漂亮新妈妈Alisha

  由于前文提到的那家脱衣舞俱乐部缩写是「DC」,下文就用DC代替了。

  DC离我家不远,加上环境不错,酒水便宜,而且舞女数量和质量都有保证,所以成了我光临次数最多的一家。

  有一次看到一名金色长发的美女穿着一件泳装式的情趣上装在台上跳舞。一般舞女跳到第二支舞的时候会把上装或乳罩全脱掉,只留一条内裤。这位舞女则不同,她只是拉下肩带露出乳房,并没有除去上装。考虑到上次那位俄罗斯美女Ginger也没脱光,而且可能这位舞女是刚「下海」的,怕羞不敢脱,我也没当回事儿。

  不久,她来到我身边搭讪。她说她叫Alisha,以前在这里跳过一段时间,后来怀孕就没来,现在生完孩子隔了一段时间后回来重操旧业。我问她和她Partner是否在一起。她说他同居男友工作不稳定,收入不高,所以要自己出来干活贴补家用。我又问她男朋友是否同意她在这里工作。她说他本来就知道她是干这行的,加上现在工作难找,所以没阻止她。我听过以后颇有感慨……她问我要不要跟她去后面的privateroom。听过她的故事我已经很同情她了,加上她本身就长得不错,于是我没有拒绝。到了后面的房间她坐在我的大腿上,把上装的肩带拉下露出双乳。我问她为什么不干脆把上装脱掉。她说她刚生完孩子不久,肚子有妊娠纹怕吓着我。我这才明白她为什么刚才在台上不脱衣服……

  我说没关系,让我也看看妊娠纹长什么样。(为不影响众狼心情,此处删去100多字)

  我想到生孩子对于女人来说是一辈子最光荣的事情。虽然这会为女人的体型和外观带来一些影响,但这是暂时的。只要调养得当、适量运动,一般女人经过半年左右时间后身体基本能恢复怀孕前的状态。而这段时间男人应该以自己的女人为荣,决不能嫌弃或者取笑她的身材。

  Alisha身高适中,身材不胖也不瘦,长着一张西方女子少有的鹅蛋脸,长发披肩。她的乳房挺大但稍稍有点下垂。我问她是否可以舔她的乳头,她说可以。我又问:「Wouldyourbabymind?」她说她生育后没有奶,孩子都是吃奶粉的。于是我毫不客气地抓起她两个又大又软的乳房吮吸起来。她的乳头和乳晕都是褐色的,而且乳晕很大。我还试着想把手伸向她的阴部,她有礼貌地把我的手推开了。

  结束以后我们回到吧台。一般的舞女为客人跳完舞后会回她们自己的休息室,或者去找别的客人。但Alisha没有怎么做,而是和我坐着聊了很久,我还请她喝了一杯果汁。和她的谈话很投机,看得出她是一位很随和的人,而且很温柔。我们一直聊到快要轮到她跳下一支舞她才离开。

  不知是没有找对时间还是她不做了,后来每次去那家酒吧都没见到Alisha,不免让人有点惋惜,但我为她和她的女儿祝福。

  说说那些美丽可爱的脱衣舞娘们——第2部(下)**********青涩可人的Anita

  美国国内经济不景气,很多人失业。听报道说一些OfficeLady失业后生活无着,沦落风尘。有的胆子大的做了应招女郎,有的脸皮薄的出没于脱衣舞酒吧。我曾和一些脱衣舞女聊起这个话题,有的说最近确实多了一些新面孔,Anita就是这些新面孔之一。

  一天在DC看到舞台上有一位黑色短发的白人姑娘在跳舞,身材很好,舞跳得也棒。听说很多舞女「下海」前都找专业的舞蹈教师学习跳舞,看来这位还真是得到了老师的真传。她皮肤白皙,乳房大小适中而且坚挺,屁股又圆又翘,是那种让人看了就想上的类型。于是我开始注意上她。

  跳完舞收了小费之后她在吧台外绕了一圈,却没有和任何一位客人搭讪,这让我感觉奇怪。一般的舞女在吧台内绕场收小费的时候就会看中自己喜欢的客人,出吧台后她会马上来到这位客人旁边聊天,然后把客人带进后面;如果客人拒绝,她会马上找下一个猎物。当时客人蛮多的,难道她一个也看不上?

  她经过我时也没有问我,而是在我旁边隔了几个座位孤零零地坐了下来。我很少见到有舞女这么坐在吧台旁的,特别是场里有客人的情况下。「难道她在等别人去和她说话?」此前

  我从没主动去和舞女搭讪,这次我想试试。于是我隔着几个座位对她说:「Wouldyoumindsitwithme?」她回过头愣了约有一秒钟,脸上露出笑容,来到我身边坐下。

  这次我可以近距离看到她的面孔,的确是一张精致的脸,黑色的短发盖住她的前额,大大的眼睛忽闪的忽闪的,小鼻子顽皮地翘翘着,略施口红的嘴角让她显得更活泼更可爱,尖尖的下巴透着一股无敌的青春气息。她的手臂和平坦的腹部没有一丝赘肉,让人感觉多一分则太胖,少一分则太瘦。滚圆的小屁股白花花地晃得人眼晕。

  我不失时机的讨好她说:「Youhaveagorgeousbody!

  Ithinkyouarethebestgirlheretoday!」她听了很高兴,说「Really?」

  的确,她是我今天看到最让人心动的女孩。

  我接着问:「Letmeguess,youare——20?」「I『m19!」她骄傲地回答。

  这样的青春美少女出现在这里简直让我为她感到心痛,同时却也为身边可以有一位美娇娘而感到庆幸。她告诉我她叫Anita。

  一边说着,我的手不老实地搭在她的腰间并掐了一把,可根本没有肥肉可以让我下手。她警觉的轻声叫了一声:「Don『t!」想把我的手推开,并流露出羞涩的表情。于是我的手在她的臀部游走。她的屁股看上去一点不肥,摸起来却是软绵绵的,和我预料的不一样。

  别的舞女会很快步入正题问客人要不要去「后面」,可我和Anita聊了很久她也没这么问,还是我按奈不住她的身体的诱惑,问她可不可以为我lapdance。她似乎在等我这句话,立即同意了。

  到了danceroom,她脱了乳罩坐在我腿上就不知所措了。看来她的舞蹈老师只教会了她钢管舞,没教她lapdance。

  我又好气又好笑,一边抚摸她的臀部一边问她:「Howlonghaveyoubeenhere?Ihaveneverseenyoubefore。」「Todayismy2ndday!」

  难怪了,还是个「雏」呢,一点经验都没有。

  我习惯地把手伸向她可爱的乳房,她却双手捂住乳房拒绝了,满脸显出惊慌的神色。看来还是太害羞呀。

  于是我说:「Turnaround,letmekissyoubutt。」不让碰乳房,亲亲屁股总可以吧,我想。

  没想到她说:「No!Youarekinky!」哪里都不让碰,还说别人奇怪!我有点不高兴。但想想今天是她上班的第二天,害羞是正常的,如果来横的她非喊保安不可。

  于是我采取迂回战术,说:「MayIatleastkissyourbreast?IswearIwillnotbiteonyournipples(只舔舔你的胸,不咬乳头。) .」

  她噘起嘴唇鼓起腮帮想了一会儿,这样子太可爱了。可能是感觉自己什么都不让步太过分了,于是她就松了手,但还是用自己的手指捏着自己的乳头……「这也能让这小妞想得出来……算了,能舔舔她的美胸也不错了,将就将就吧!毕竟人家还是个孩子……」我这样安慰自己。

  由于知道没什么油水可捞,我没有让她加钟。从房里出来她径直去了舞女休息室。

  后来我想,如果花200美元和她到champagneroom里和调调情,和她熟悉熟悉,让她放开点,还是有机会吻遍她全身的。哎,可惜她那青春美丽的身体呀!

  后来在DC又见过Anita两次,但都没有机会和她聊天,她一定也把我忘了。但愿现在的她不像以前一样害羞了。

  说说那些美丽可爱的脱衣舞娘们——第3部(上)************身材有如少女的Eve阿姨

  在我上班的路上有一家脱衣舞酒吧叫EC(缩写)。其实去EC比DC更方便,只是这里环境差,酒水价格高,最主要的是舞女良莠不齐,所以我去EC的几率比DC少。但是我还是在这里见过几个不错的舞女。

  刚见到Eve的时候很欣赏她。她是白人,有一头金色的长发,穿一件粉红长裙,裙里没带胸罩,只有粉色的T裤。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身材,个子不高,胸部和屁股的曲线非常优美,腹部平坦,身体其它各部位该胖的胖,该瘦的瘦,俨然一副少女的傲人身材。由于酒吧里光线暗淡,我没有看清她的脸,但从轮廓来看应该不错。

  钢管舞结束之后,她穿回长裙下台来收小费。这里和DC不一样,舞女不在吧台里面收小费,而是来到吧台外转一圈与每个客人搭讪。客人都会乘机摸一把讨个便宜。由于不是在privateroom里面,客人基本上不会触摸舞女的乳房,即使舞女没带胸罩,但屁股和大腿是可以摸的。然后客人会把小费塞到舞女的乳沟或者T裤裤带里。当然这样的话就不是一块钱就能打发的,舞女会抱住客人,在他们身上撒一会儿娇多讨几块。

  Eve每次来到一位客人面前都让客人把她的长裙脱掉只留T裤,让客人肆意地抚摸她身上除了乳房以外的任何部位。收了钱以后再把长裙穿上去找下一个客人。如此不厌其烦的脱裙穿裙显得很敬业。而且每个客人自然也很喜欢帮她脱裙子。

  等她来到我身边我就闻到一股醉人的香水味。相互问好并介绍名字后她转身示意我帮她脱裙子,我自然乐意地为她效劳了,脱掉之后把她搂在怀里。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脸,的确是一张美人脸,却是写着岁月的美人脸,看得出她至少有40岁了。40岁的阿姨还能保持这么好的身材,真是不容易。特别是西方女子,上了30以后大部分人身体已经开始走形了。

  如果不是看到她的脸,我绝对不相信她超过25岁。她的乳头小巧可爱,更难能可贵的是乳头和乳晕是浅褐色的,乳晕的颜色浅得几乎和皮肤分不出,可见年轻的时候乳头和乳晕应该是粉红色的。「阴唇都可能是粉红色的!」我色色地想。

  身材可以骗人,但脸和皮肤是不能骗人的。我感觉她的皮肤很粗糙,已经没有了少女肌肤的那种光滑和细腻。我的手抚摸她的屁股,虽然看上去又圆又翘,摸起来就能感觉到有点松弛了。让我颇有一阵「美人迟暮,英雄末路」的感慨……

  我本来想说:「Youmustbeagorgeousbabewhenyouareyoung!」但马上感觉这其实是在侮辱她,马上改口道:「Youlookgorgeous!」

  她嘴角露出微笑说:「Thankyou!」

  我感觉她那迷人的微笑伴随着眉角挑逗性的一撩,可以说是动人心魄,魅力依然,杀伤力不减当年,真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哪!

  不像其她舞女,她没有问我去不去privateroom。反而是我禁不住想深入体验一下这位小阿姨的身体,厚着脸皮问她:「Canyoudanceforme?」

  「Sure!」她愉快地答应了。

  但她依旧不厌其烦地穿上裙子后才拉我去了后面。

  到了里间,她脱掉裙子,让我坐在沙发上,分开我的双腿,然后跪在我面前抚摸我的裆部。我问她为什么不像其她舞女一样邀请我来privateroom,她说:「Youlooktooyoung!」原来她以为我会认为她上了年纪而不屑让她服务,太有自知之明了,也太低估自己的魅力了。

  我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然后抚摸她的乳房,和她的屁股一样,乳房很软,但有些松弛。我想亲吻她的乳头,她把我的头推开,说:「Don『t,Ihavemyrule!」我还想再试,但见她面有愠色,于是没有再坚持下去。舞女也是有她们自己的尊严的,像她这个年纪,应该做这行很久了,居然依然保持着尊严和尺度,不容易呀!但愿不是我自己在瞎想。

  其实迟暮的美人更应该「远观」而不是「亵玩」,让那份美丽保持得更持久,让看客的心情因为没有因为看到美丽掩盖下的岁月的痕迹而更舒畅。

  说说那些美丽可爱的脱衣舞娘们——第3部(下)************不是MILF,而是GILF的Debra既然刚才介绍了金发阿姨Eve,干脆说说同样是「迟暮美女」的Debra。首先介绍一下标题。什么是「MILF」和「GILF」?其实我也是常在Craglist上逛才知道的。MILF–MotherI『dLiketoFuck。源自电影「美国派」,里面那个老是喜欢找同学老妈上床的家伙,还记得吗?于是MILF就代表那些有了孩子但风韵犹存,美貌足以引人犯罪的女人。至于GILF,我呆会儿再说。

  公司附近有另外一家脱衣舞酒吧,我去过几次。第一次去就看到有位白人舞女舞跳得不错,身材也好,就是年龄大了点。「应该有35- 40了吧?」我心里想。当然每个脱衣舞酒吧都有身材臃肿、长相一般的舞女,我说的都是条件不错的。

  跳完舞她收小费时来到我跟前,说:「Hi,baby!Firsttimehere?」

  她说她叫Debra,然后她开始介绍这里的作息时间,吧台旁每个舞女的名字,还说什么时候他们酒吧有活动……我笑着问她是不是这里的老板,否则为什么要介绍得那么详细。她说她在这里做很久了,希望有更多的客人喜欢这里并来捧场。

  第二次去的时候我一眼认出她,她也认出了我,并且还记得我的名字。也算是熟人了,这次我们坐下聊了不少时间。我抚摸着她的背,而她则大胆地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来回摸。Debra其实长得颇有几分姿色,至少年轻时候是个美人。褐色的卷发,古铜色的皮肤,胸部大而坚挺,圆圆的屁股一点都不肥,紧绷的大腿上没有一丝肥肉。她看上去是那种坚持锻炼的人,可能每天跳舞就是她的锻炼方式。反正一句话,她是那种年纪大却依然保持魅力的女人。

  聊天时她说她今年42岁了,是这间酒吧开张时最早的舞女之一。20多年前不干了,回家结婚生子,现在离婚独居。因为没有工作,去年回来干老本行。

  我听完吃了一惊,20多年前就是脱衣舞女了!而且现在孩子都快20了还在跳舞,真是让人佩服。我问她孩子是否反对她干这行。她说当然不赞成,但也说不上反对,反正她自己挺喜欢这个工作的。

  我开玩笑地说:「YouareabeautifulMILF!」说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生怕会触犯她。

  没想到她不仅没生气,还说:「MILF?No,I『maGILF!」「WhatisGILF?」我问。

  「GrandmaI『dLiketoFuck!」她说。原来,去年她女儿生了个宝宝,现在的她已经是外婆了。

  听她解释以后两人都哈哈大笑。看她大笑的样子,我反而为她感到一股心酸……

  Debra没有问我去不去privateroom,我也没要求,倒不是我嫌弃她年纪大,否则我就不会让Eve为我跳舞。因为我感觉对她有一种对长辈才有的拘谨,或者一种对朋友的尊敬。也许还是前面说的,对迟暮美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今天介绍的两位「大龄」脱衣舞女可能不太对大家的胃口。但本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我想把我认为有特色的脱衣舞娘都介绍一下。明天继续介绍我最喜欢的几位脱衣美女,不要错过。

  我最喜欢的Nikki和Raven—脱衣舞女系列(第4部分)在众多的脱衣舞女当中,我最喜欢的有四个:包括前面提到过的19岁的小美人Anita,这里要说的Nikki和Raven,这三位都是DC(DC不是华盛顿,而是酒吧的缩写,下同)的舞女;最后一个Chelsea是另外一家酒吧的舞女,会在以后提到。

  ****************GFE的Nikki

  GFE是GirlFriendExperience的缩写,就是说这个女孩能给你女朋友一样亲切的感觉。常常出没于Craigslist和Escort网站的朋友应该对这个词很熟悉。

  老实说,刚刚看见Nikki的时候我并不太在意,因为Nikki个子挺高,应该有1米7(相对来说我喜欢小个女孩多一点);她的发色在金色和褐色之间,长发披肩;皮肤白皙;身材微胖,屁股滚圆,属于丰满型的那种;乳房由于大而稍梢有点垂。这样的女孩在平日里看到感觉不错,但在DC的百花丛中并不显得出众。

  但是Nikki也有她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她的舞跳得很疯狂,动作有技术,身体摆动幅度大,看的出是真正练过的。当她下台来绕着舞台收小费的时候我看她气喘吁吁的,想是运动量太大了,就说:「Takeiteasy,baby!

  Youdidagoodjob!」她说声谢,手托她的大乳房夹走了我手里的钱,我不忘偷偷顺手揩点油,摸了一把。而且我注意到她有一张很漂亮的娃娃脸,她的丰满躯体正是对应她可爱脸蛋的「婴儿肥」。于是就对她产生了好感。

  她收了小费穿起衣服开始找客人搭讪,来到我身边时我请她坐下。她说她叫Nikki。我问她是不是新来的,因为我以前都没看到过她。她说这是她在这里的第2个星期,由于不是每天来上班,所以我们没见过。她还说她今年22岁,是一家公司的前台秘书,就是接待访客,接接电话的那种,每星期只来周一、周五两个下午。

  我把手放在她的背部,感觉湿漉漉的,就问她为什么全身都是汗。她说是她笨,别人在台上稍微扭扭也行了,她则跳得大汗淋漓,得到的小费却不比别人多。

  我恭维她说她跳舞跳得很好,能引人注目也是一种回报的。

  其实我心里在想:「小胖妞,那是你身上油太多了,多锻炼锻炼有好处!」接着我说:「MaybeIcanlickupyourbodytomakeitdryquickly!」

  她听了咯咯咯地掩嘴笑,还推了我一把说:「Youaresobad!」我们已经开始打情骂俏了。

  她娇滴滴的问我能不能为她买喝的,我欣然应允。于是她点了一杯果汁,我还以为她会点贵一点酒水的,真是体贴呀!于是更对她产生好感。我们聊着聊着,她用两只手绕住我的胳膊,还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宛如热恋的情侣。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仿佛带我回到了大学时代,和女朋友坐在西湖边的长椅上,两人依偎着说悄悄话。因为还从没有舞女这样温柔而不带丝毫挑逗意味地抱过我,着实让我受宠若惊。

  抱了一会儿,我跟她说等她「干」了我们就去「后面」。她说让我等一会儿就离开了我。几分钟以后她回来了,我一摸她,只感觉身体干是干了,但却是冰冷冰冷的,就问她干什么去了。她说她去外面吹风好让自己干得快一点。这时是1月份,外面寒风刺骨,这个小傻妞居然跑到外面去吹风……想快点赚钱也没必要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呀!我心疼地把她搂入怀中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她。

  进了privateroom,她选了一个角落里的座位让我坐下,脱了衣服坐在我大腿上,我如愿以偿地一只手搓揉着她那对大乳房,一只手搓揉着她的圆屁股。她的乳房又软又大,我能用掌心抵着她的一只乳头,而手指却几乎可以捏到她另一个乳头。

  我把头俯下想咬她的乳房,她连忙推开,说:「No,youarenotallowedtodothishere!」看见我失望的表情,她警觉的环顾四周,见没人看见,就托起两只乳房放到我嘴边,说:「Quickly!」那情形真好像两个在家里偷情的高中生,生怕父母会突然出现在门口。于是我乘机把她两个大肥乳房吸了个够。

  从privateroom出来已经快轮到她上台跳舞了,她让我等她,我同意了。就在她刚开始跳的时候我老婆打电话来,我不得不出去接听,因为不能让她听到酒吧里嘈杂的声音。电话里我老婆让我赶快回家有急事,于是我就没再进酒吧,径直开车回家。

  其实我应该和Nikki打声招呼的,因为我答应她我会等她跳完舞,但是当时她至少还得跳5分钟才结束,而我又不能在台下告诉她我要走了。这为后来的误会埋下了伏笔。

  ***************混血儿Raven

  其实很早就盯上了Raven,因为她长的很漂亮,个头适中,一头乌黑的长发,脸蛋看上去既像白人,又像亚洲人;最主要的原因是她长得像我的一位同学,而且这位同学从幼儿班到高中一直是我心仪的对象。

  Raven跳舞时喜欢穿学生装,就是上穿白衬衫加领带,下穿花格迷你裙那种,更要命的是她经常穿吊带黑丝袜。混身既有一种乖乖女的气质(上半身),又会流露出放荡不羁的本色(下半身)。每次看到她脱去上衣和裙子,只留T裤和吊带袜在台上疯狂地舞动她那惹火的身体,我都会血脉喷张,大呼过瘾。

  但是Raven太红了,每次都有一大帮熟客在等着她,跳完舞收完小费她就跑到熟客那里聊天,还经常和客人进入privatedanceroom,看的我醋意频生。等不到她自己过来,我决定主动出击。有一次在她绕场收小费的时候我问她呆会儿能不能来我这里一趟,她同意了。

  但是她出了吧台并没有马上来我这里,而是陪一个客人聊了好久。就在我赌气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她来到我身边,道歉说有个熟客耽搁了一会儿。我说没关系,两人聊天。我早就听DJ介绍说她叫Raven。她说她是美日混血儿,在这里做了快一年了。「难怪那么多熟客!」我想。

  面对面地交流时,我发现她连笑起来都和我那位同学有几分神似。

  于是我说:「Youlooklikemyfriend。」没想到她笑着说:「Comeon,youaresucholdschool!」

  她以为我是在用老掉牙的泡妞手段和她搭讪,让我尴尬不已,可我说的是真的呀!见我沉默下来,她感觉自己可能说过头了,就岔开话题聊别的。

  Raven是个很健谈的女孩,而且说话温柔,天使般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而当我逗她乐的时候她就笑得更甜。看过前文的狼友可能记得我说过有一位乳头和乳晕在昏暗的灯光下会发荧光的舞女Jessica,而Raven就是前文提到的Jessica的朋友,就是她证实说Jessica的乳头和乳晕会发光。

  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当我把手按在她穿着丝袜的大腿上的时候,我的DD已经硬了。说实话,我从来没接触过穿黑丝袜的美女。以前的女友太年轻,老婆太朴素,妓女则不够档次,他们都不会买黑丝袜这样的情趣服饰。黑丝袜也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资格穿的,只有大腿长度和粗细适当的人穿起来才有效果,而Raven的大腿就是配黑丝袜的极品。加上有个吊带,更增加了高贵而极具诱惑的情趣效果。

  我们顺理成章地去到privateroom。脱了上衣,穿着T裤和吊带袜的她让我坐在沙发中央,而她自己分开我的腿站在中间,蹲下屁股磨我的裆部,还时不时回头看着我,把手指放入口中吮吸着。我把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抚摸。她的屁股软软圆圆的,摸起来非常舒服。我注意到她的屁股上有一块指甲盖大小褐色的胎记,平时有吊带挡着看不见,当我拨开吊带抚摸她屁股时就明显了。我俯身亲了亲她的屁股,还用舌头在她屁股上来回舔,她只是咯咯咯地笑却没有阻拦。

  我被她挑逗得受不了了,一把把她拉入怀中,双手抓住她的双乳。可能是亚洲血缘的关系,她的乳房不算大,这也是她全身唯一让人感觉有遗憾的地方。我让她侧身坐在我大腿上,一只手绕过我的脖子,我俯下头咬她的乳头。她并没有反对,而且还发出享受的呻吟声,让我更加欲火焚身。

  我让她正面对着我坐在我大腿上,我轮流吮吸她的两只乳房。她抱着我的头,自己的头往后仰,继续发出低声的呻吟。

  我说:「Baby,Iwannafuckyou!」她一边喘息一边说:「Yeah?Thengoaheadandfuckme!」

  说着她两个膝盖顶着沙发,将自己的身体撑起又落下,阴部一次次撞击我的阳具,两人像是在做爱一样。

  我手指绕过她的T裤伸到她的菊花旁边想抚摸,她拿手把我的手推开,嘴里说:「No,honey,don『t!」我又试着把手伸到她的阴部,也被她拉出来了。但她并没有停止动作,阴部和屁股依然一次次用力地撞击着我的阳具和大腿,嘴里发出呻吟声。虽然明知道是假的,但我依然非常满足。

  中途她停下问我要不要继续,因为3分钟到了。这个时候我怎么可以停止,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嘴巴不停地吮吸她的乳房,双手抚摸她的光屁股和穿着丝袜的大腿。

  从此Raven成了我最喜欢的舞女,每次她看见我都很高兴,在台上跳完舞后经常来到我身边,然后又免不了在privateroom里咬乳房,摸屁股,并假装做爱。

  有一次,我正在和Raven坐在吧台聊天。我看到舞台上有个身影很熟悉,好像是Nikki。于是我问Raven:「IsthatNikki?」她说她不认识。原来这里女孩很多,而且上班的时间不一样,有些舞女之间并不熟悉。

  当刚才跳完舞的女孩来到我们面前收小费的时候,我看清那确实是Nikki。我莫名奇妙地产生一种偷情被抓的感觉。因为Nikki也是我很喜欢的舞女,而且上次给我感觉好像是女朋友一样。我拿起1块钱,说:「Hey!BabyNikki!」我本以为她会用她的大乳房夹走我的钱。没想到她一把夺过我的钱,冷冷地丢下一句,「Youaresuchdrama!」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一时不明白她说什么,回头问Raven。Raven也摇摇头,不明白Nikki刚才是什么意思。而我也不好意思追上去问个明白。

  难道是她看到我和Raven坐一起吃醋了?那不是我太自作多情吗?一个客人和几个舞女聊天是很正常的事呀!难道非得认准一个舞女?舞女是靠和客人聊天吃饭的,舞女也不会认准一个客人呀!难道是上次不辞而别让她不高兴了,她生气我不守信用。如果是这样她也太叫真了吧,又不是男女朋友谈恋爱……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第二个理由站得住脚。问题是我专门跑过去和她解释好像没这个必要,那也太显得掉价了。不解释吧让人家以为中国人不守信用,这可关系到国际声誉……

  后来终于还是没有机会和Nikki坐下谈,而且在那里见到Nikki的机会也不多,慢慢的就淡忘了。

  明天的主题是我遇到的最风骚,最淫荡的脱衣舞女。敬请关注!

  最风骚最淫荡的Ginger、Harmony和ZZ—脱衣舞女系列(第5部分)如果说前几天说的女孩属于「青春可爱型」,或者「老成持重型」,今天要说的Ginger、Harmony和ZZ就属于那种「风骚淫荡型」的,也就

  是见了就想操的那种。其实,我自己心里真正的分界线是这些舞女允许我抚摸他们的阴部,甚至口交和「指进」,而且她们都是可以「出台」的。

  ************* 第1章:味道骚的Ginger前文已经提到过Ginger,如果狼友们有兴趣的可以翻翻置顶帖《说说那些美丽可爱的脱衣舞娘们》第1部分第3章《俄罗斯美人Ginger》。无奈当时写的时候是按时间顺序,没有归类。这里写的并不与前文重复,而是与她的第二次经历,虽然这次经历让我有点不爽。

  Ginger是我遇到的最早的「风骚淫荡型」脱衣舞娘。人站在离她3米远的地方就能从她的举止感觉到她身上的那股骚味。我唯一的一次200美元的Champagneroomdance就是花在Ginger身上,原因是抵挡不住她的诱惑。

  第二次见到她时她很快认出我来。于是坐在一起聊天。她又开始兜售她的champagneroom计划。有了上次champagneroom装修,我们只能在帘子后面鬼混了半小时的教训,我问她:「Areyousurethechampagneroomisdonetoday?」她说这次肯定可以。但我的理智战胜了我的欲望,说下次再去,今天只去privateroom。她有些沮丧,但没说什么。

  进入privatedanceroom,我们熟门熟路地重复以前的过程:

  咬乳房,摸屁股,舔屁股。我问她可不可以再舔舔她的阴部。本来在这里是不可以这样做的,第一是现在没有拉帘子,别人进来看见不好;第二,口交已经算是性行为了,是到champagneroom才可以有的待遇。

  但可能当时Ginger想讨好我,让我同意去champagneroom,居然同意了我出格的要求。她站在沙发把内裤脱下一半,这样她的阴部就正好在我面前不到一尺的距离。我用手将她的屁股推向自己,她的阴部正对着我的口鼻。又闻到了那股充满诱惑的骚味,如此熟悉,如此淫荡,如此让人迷醉……我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咸咸的,而且里面的液体很稠。我不敢太深入,毕竟太脏了。我感觉自己这样已经很变态了,不能连卫生都不顾。于是我又让她坐在我大腿上咬她的乳房……

  这时我感觉时间已经过超过3分钟很久了,为什么Ginger还不问我要不要加钟呢?她不会那么好心让我白占她便宜吧,于是我问她我们做了多久了。

  她说我们做了15分钟了,5个sessions,就是说100美元。我一听就火了,说刚才最多10分钟。原来她见我不去champagneroom,就用这种方法敲诈我,难怪刚才那么大方让我舔她。

  我们来到门口,我问看门的壮汉我们进去多久了。他说:「About3sessions。」还好这老兄说了句公道话,没有合伙坑我。Ginger见他这么说,也没说什么,我给了她40块,因为刚才进门是已经交给那壮汉20块了。

  这次经历让我对Ginger产生了不好的映像,真是蛇蝎美人。但真正说起来我没吃亏反而占了她便宜。

  第一次和她进champagneroom以后很迷恋她的曼妙身体和阴部的风骚气味,就问她可不可以在外面见面,她也明白我说的是想和她做爱。她说可以,要$ 300/ 小时。我们互相留了电话,但我终究没打。

  毕竟300块不是小数字,一句老话:「可以买一台Xbox360了!」有了游戏机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什么时候完就什么时候玩,想玩多久就玩多久,而且足以消遣好几年;300块给了妓女我只能爽60分钟。从长远考虑,游戏机可以带来的乐趣远胜妓女。

  不过Ginger倒打过一次电话给我,当时我正和老婆在外面吃饭。看到她的号码我吓一跳,连忙说有空再打回去。还好我老婆没在意,好险好险!

  *************** 第2章:动作骚的HarmonyHarmony也是DC的舞女,白人。她身体修长,所以看起来很高。乳房坚挺,小腹平坦,屁股翘翘,大腿匀称,是一副几乎完美的体型。她金发披肩,一对桃花眼勾人心魄,鼻梁高耸,齿白唇红,下巴尖尖,姣美的面容让人过目难忘

  她上台的时候穿着一套三点式的黑色情趣内衣。窄窄的胸围其实就是一层黑色的尼龙纱,勉强地包裹着她坚挺的乳房。由于乳罩薄得都快透明了,我可以明显地看到黑纱下面白色的乳房和凸起的乳头。她的内裤不是舞女们普遍穿的T型裤,而是那种能包住半个屁股的保守型平角裤。但是由于也是透明薄纱型的,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当她站在里我不远的地方打开大腿的时候,我可以清楚得看到薄纱下修剪过的阴毛,还隐约可以看到她紧闭的阴唇……我旁边坐着一位客人,看上去像是墨西哥人,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我拍拍他前面的桌子说:「ThisoneisthebestIsawsofar!」他笑着点头同意。

  Harmony跳完舞后找客人搭讪,此时客人不多,她很快绕到我旁边那位那里。我看这位墨西哥老兄的穿着不像是爱掏钱的人,以为她马上就会来我这里。没想到才聊了几秒钟,他们就起身去privatedanceroom了。

  「奶奶的,还的等!而且呆会儿她会不会过来都不知道!」我忿忿的想。

  因为凭我的经验在这里一名舞女一般一次只勾搭一位客人,从danceroom里出来就会去休息室,等下次轮到她跳舞再出来。反正还要在这里干几个小时,没必要拼命。

  但是很快,我看到Harmony神色慌张地从danceroom里出来,和门口收钱的壮汉说着什么。然后那个墨西哥人也从里面出来,头也没回地匆匆离开了酒吧。

  「哦!好像有点不对劲。」我想。

  只见Harmony和保安说了几句就气呼呼地离开了。在她经过我的时候,我不失时机地拦住她,问她能不能坐下聊聊。她马上改变怒容,笑着坐下。我问她刚才发生什么事。

  她说:「Thatassholetrytoputhisdickintomy…」她没继续,可能是不好意思说下去。但我已经知道她想说什么了。

  我想:「还真有吃生米的?想乘机在privatedanceroom里强奸舞女,这墨西哥老兄也算是第一人了。如果不是他跑得快,保安非追上去揍他一顿不可。」

  我好言安慰她,聊了一阵之后,我说:「Canwehaveadance?

  IswearIwouldnotpulloutmydick。」她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拉着我的手去danceroom。

  到了门口,保安在为另一对男女收钱,我们等着。

  当时外面正下雪,我的围巾还挂在脖子上。那围巾是橙白相间的,很好看。

  Harmony拉起我的围巾,说:「Youarecute。」我继续和她耍贫嘴:「Areyoutalkingtomyscarforme?」

  她又抿嘴一笑,刚才的怒气已完全化为乌有。

  进了房间找了沙发坐下,我帮她脱了胸围,抚摸她那对白嫩坚挺的乳房,又隔着内裤抚摸她的屁股和大腿。我问她可不可以咬她的乳房,她说可以,还主动挺胸把粉红色的乳头送到我嘴边……怎一个「爽」字了得?

  我又问:「MayItouchyourpussy?」她想了想,说:

  「OK,butyoucannotgoinside!」我想,「inside」是指内裤里面还是阴道里面?不管了,摸了先。于是把手伸到她的下面,隔着一层薄纱抚摸她的阴唇和阴蒂。

  后来我感觉这么摸不爽,就试探着把手伸进她的内裤,见她没反对,就继续深入。我的手指划过她细细的阴毛,摸到她的阴蒂,继而又摸到她的小阴唇。就在我拨开小阴唇打算把手插入她的阴道的时候,她连忙阻止说:「Isaidyoucannotgoinside!」

  我只能点到为止。但手没有抽出来,继续在她的内裤里扣她的阴蒂。而她则抱起我的头贴在她的胸口,让我吮吸着她的乳房。我的另一只手伸向她的菊花,隔着内裤抚摸着,她抬起屁股躲避我的侵犯。

  由于还没爽够,我要了第二个session。这时她让我放开她,转身背对着我坐在我大腿上。然后俯身两手撑地,膝盖顶着沙发,抬起屁股,让自己的大腿挨着我的大腿,然后双手支撑着身体做俯卧撑似的上下往复运动。她滚圆的屁股在我眼前一会儿靠近,一会儿远离,这样来来回回的反复着。我可以看到薄纱掩盖下的菊花随着身体的来回运动忽隐忽现。

  怪不得刚才那个墨西哥人忍不住掏家伙,连我都快忍不住了。这娘们真她妈骚到极点了!我一把将她的透明内裤扯下一半(也只能扯到一半),然后狂吻她露出来的雪白的屁股。她没有阻止,反而发出消魂的呻吟。但当我双手扒开她的两片屁股准备要舔到她的菊花的时候她突然抽身躲开。由于动作太快,她整个身体摔在了地上。我连忙将她扶起,并向她道歉。她笑着说:「Youareabadboy!」笑声中充斥着淫荡的气息。

  在她戴回乳罩的时候我问她可不可以什么时候在酒吧外面和她碰头,她说可以。我又问她多少钱,她说300,看来都是这个价。

  就在我打算和Harmony回到吧台坐下交换电话的时候,她焦急得在她的手袋里翻起来。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把小票丢了。和舞女进privateroom前我要在门口的保安那里交20块钱。保安收了钱,在一卷小票上写点什么,然后他保留一张,舞女保留一张。下班舞女离开时靠小票拿分红。如果要在里面加钟,那加钟的钱全部归舞女。虽然从没有问她们是不是这样,但我自己看多了就明白了。

  刚才那保安给Harmony的小票不知被她丢哪里去了。如果真的丢了,可能就拿不到这次服务的分红,也就是说她第一个session白干了,她当然很心急。我见帮不上什么忙,就回到坐位上,她自己去danceroom找。

  她出来后可能忘了要告诉我电话号码的事情,径直回到舞女休息室。可惜可惜!

  可是,就算我拿到她的号码也不一定会打电话给她。

  后来有一次去DC的时候又见到Harmony。当时我正要出酒吧,而她正要登台,可能她是刚刚到吧。我和她打了声招呼,她显然也认出我来,说她呆会儿来找我。我抱歉地说我要走了,并问她上次的小票有没有找到。她说没找到,但和老板说了以后老板给了她钱。我们互相拥抱,我还吻了她的脸颊,然后出了酒吧。


  【完】